Vegan Outreach Booklets Save Animals—Your Donation Will Put Booklets into More People’s Hands
 VO Instagram VO Twitter VO Facebook
Vegan Outreach: Working to End Cruelty to Animals
Request a FREE Starter Guide with Recipes
Sign up for VO’s FREE Weekly Enewsletter

Vegan Outreach is a 501(c)(3)
nonprofit organization dedicated to
reducing the suffering of farmed animals
by promoting informed, ethical eating.

Donations to VO are fully tax-deductible.
VO’s tax identification no. is #86-0736818.

Vegan Outreach
POB 1916, Davis, CA 95617-1916

Share

How Vegan? Ingredients vs. Activism

 如何吃全素﹖食物成份與宣傳活動

當我在1990年剛開始接觸動物權利運 動的時候﹐“如何吃全素﹖”這個問題有一個 很簡單的答案 - 食物或者是全素或者不是全素。而決定它是 不是全素食物的辦法就是把這東西的成份和 動物產品的列表比一比。這動物產品一覽表 最終變成了一 本叫做<動物成份A到Z>的書﹔這本書好幾年 都是 Vegan.com 上的暢銷書。

這個定義好東西和壞東西的簡單辦法由於如 此簡單直接, 對很多人都有吸引力。但是即使在這個列表 長大成一個百科全書之前﹐它在很多地方也 無法自圓其說。蜂蜜的製成會殺死很多的昆 蟲﹐但是開車也會(有時甚至連走路都會)。 很多肥皂含有硬脂酸鹽(stearates)﹐但是汽車和腳 踏車用的輪胎也有相似的動 物成份。一些糖在製成的時候會用到骨碳﹐ 但是城市的水也 是。加上“不用動 物測試”到全素食的定義中讓這事變得更加複 雜了很多。

然而﹐放棄不用非黑即白的明確定義並非易 事。過去幾年裡﹐人們加上了例外和必須這 些定義以讓這個列表決定是不是全素食的 方式更可行一些。但是要有一個 完全不可逾越的全素食定義﹐說到底總歸是很隨意的。即使是在種 植﹐收穫和運輸有機蔬菜時都會傷害或是殺 死動物。

當然﹐我們可以自殺而讓自己的屍體在森林 裡面自然分解以免對任何動物有任何的傷害 。但是最好的方法是往後退一步﹐想想我們 到底為什麼在乎什麼是全素。

由於屠宰動物為食是今天造成痛苦最主要的 原因﹐不但是在受苦動物的數量也是在受苦 的程度上﹐這個如何吃全素的問題因此才如 此重要。

數量
在美國每一年因為被作為食物殺死的動物數 量超過其它任何剝削行為。在美國屠殺的每 一百隻動物中就有九十九隻是作為我們的盤 中餐。這裡一共有一百億的動物 ﹔比全球人口的總 數還要多。

受苦
被飼養作為食物的動物忍受了難以置信的痛 苦。為這些動物講話的時候﹐可能最困難的 地方就是如何去描述這些難以描述的處境﹕ 比如說極度的擁擠和拘禁﹐惡臭和 喧擾﹐生活在極冷或是極熱的環境中﹐互相 攻擊甚至到了同類相食的地步﹐飢餓﹐疾病 等等﹔這些動物每一天都要面對這樣的煎熬 。事實上﹐每一年有數億隻動物甚 至撐不到被屠宰的那天﹔牠們是因為承受不 了養殖場中的折磨而死的。這個數字超過了 被作為皮草﹐在動物收容所和在實驗室中被 殺死動物的總數。

 

有效的活動

知道了這些情況﹐ 有同情心的人們在仔細思考之後會 問的話不是這是不是全素的食物呢。其 實重要的問題是什麼樣的選擇會減少動物 的痛苦﹖我們不該 根據 一份長長的食物成份列表來吃飯﹐而是盡我 們的能力去終止動物的受苦。全素主義非常 重要﹐不是因為它本身﹐而是一個抵制工廠 化養殖和屠宰場的有力工具。

這就讓如何定義全素或是避免一個特定的產 品這樣的討論轉變成如何進行有效的宣傳活 動的考量了。換句話說﹐問題的焦點不在我 們個人的信仰或是某個特定的選擇 ﹐而是動物和牠們受的苦上。

如果我們相信作為一個全素者是重要的﹐那 麼作為一個為動物謀福利的有效率活動家一 定是更重要的事﹗由於我們個人選擇吃全素 ﹐我們一生中可以影響數百隻動物 的生命。這和我們可以作為一個榜樣而可能 會達到的影響相比就微不足道了。當我們感 動一個人去改變他的生活習慣時﹐我們解救 動物的效果就是成倍的增加﹗

相反的﹐如果因為我們堅持一張不斷加長食 物成份清單而讓其他人覺得全素主義實在太 過苛刻﹐這樣做比什麼都不做還糟。我們讓 有一些如果沒有遇到我們的話還可 能會做一些真正改變的人轉身離去。現在在 我們這個社會中大部份的人對大嚼雞腿一點 都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因此如果我們像審問 犯人一樣對待餐廳的服務生﹐不吃 用同一個烤肉的爐臺上燒烤出來的素漢堡﹐ 不要照相也不要吃藥等等﹐很多的人覺得全 素主義是不近情理和太極端就一點都不奇 怪了。

把我們有限的時間和資源花在這些邊緣性的 問題上(比如蔗糖﹐膠卷﹐和藥品等等)﹐還不如把焦點放在如何在每一天中造成更 大的影響上。只要讓一個人吃素就可 以拯救工廠化養殖場中的數百隻動物。只要 努力推廣素食﹐我們遇到的每一個人都可能 是一個重要勝利。

 

難題和結果

我們必須承認﹐這個注重最後結果的全素主 義並不如一張食物清單那麼直接了當。其中 牽扯到的問題從我們體現了什麼樣的榜樣到 如何分配資源﹔我們要問自己像這 樣的問題﹕當和非素食的人在一起的時候我 們是不是該索要食物成份清單﹐或許什麼都 不吃﹐而讓其他人覺得全素主義看起來是一 件無聊或是不可能的事﹖我們該如 何貢獻自己有限的金錢和時間﹖

每一個情形都是很微妙的﹐每一個機會都是 很獨特的﹐所以問題並沒有既定的答案。但 是如果讓如何才能達到最好的結果引導我們 的決定﹐我們每一個人都有巨大的 潛力改變世界。

做一個嚴格的全素者並不夠﹐或是就算是做 一個極度奉獻﹑知識淵博的全素活動家也還 是不夠。動物們並不需要我們 百分之百正確無誤﹐牠們需要我們採取有效 率的行動。換句話說﹐我們並不是只想贏得 一場和吃肉者的辯論﹐我們希望可以打開人 們的心靈﹐促使他們去接受更有愛 心的生活方式。

要做到這些﹐我們就必須表現得和人們心中 的全素者形象完全相反。即便我們對動物受 到的苦非常難過非常憤怒﹐我們還是要做到 一個其他人想要學習的目標﹕要做 一個開心﹐受人尊敬的人﹐用自己充實有意 義的人生來啟發其他人。只有這樣我們才能 盡力為動物做最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