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gan Outreach Booklets Save Animals—Your Donation Will Put Booklets into More People’s Hands
 VO Instagram VO Twitter VO Facebook
Vegan Outreach: Working to End Cruelty to Animals
Request a FREE Starter Guide with Recipes
Sign up for VO’s FREE Weekly Enewsletter

Vegan Outreach is a 501(c)(3)
nonprofit organization dedicated to
reducing the suffering of farmed animals
by promoting informed, ethical eating.

Donations to VO are fully tax-deductible.
VO’s tax identification no. is #86-0736818.

Vegan Outreach
POB 1916, Davis, CA 95617-1916

Share

How Vegan? Ingredients vs. Activism

如何吃全素?食物成分与宣传活动

当我在1990年刚开始接触动物权利运动 的时候,“如何吃全素?”这个问题有一个 很简单的答案 - 食物或者是全素或者不是全素。而 决定它是不是全素食物的办法就是把 这东西的成分和动物产品的列表比一 比。这动物产品一览表最终变成了一 本叫做<动物 成分A到Z>的书;这本书好几年都是  Vegan.com 上的畅销书。

这个定义好东西和坏东西的简单 办法由于如此简单直接, 对很多人都有吸引 力。但是即使在这个列表长大成一个百 科全书之前,它在很多地方也无法自圆 其说。蜂蜜的制成会杀死很多的昆虫, 但是开车也会(有时甚至连走路都会)。很 多 肥皂含有硬脂酸盐(stearates),但是汽车和脚踏 车用的轮胎也有相似 的动物成分。一些糖在制成的时候会用 到骨碳,但是城市的水也是。加上“不用 动 物测试”到全素食的定义中让这事变得更 加复杂了很多。

然而,放弃不用非黑即白的明确定义并非 易事。过去几年里,人们加上了例外和必 须这些定义以让这个列表决定是不是全素 食的方式更可行一些。但是要有 一个完全不可逾越的全素食定义,说到底总归是很随意的。即使是在 种植,收获和运输有机蔬菜时都会伤害或 是杀死动物。

当然,我们可以自杀而让自己的尸体在森 林里面自然分解以免对任何动物有任何的伤 害。但是最好的方法是往后退一步,想想我 们到底为什么在乎什么是全素。

由于屠宰动物为食是今天造成痛苦最主要 的原因,不但是在受苦动物的数量也是在受 苦的程度上,这个如何吃全素的问题因此才 如此重要。

数量
在美国每一年因为被作为食物 杀死的动物 数量超过其它任何剥削行为。在美国屠杀 的每一百只动物中就有九十九只是作为我 们的盘中餐。这里一共有一百亿的动物;比全球人口 的总 数还要多。

受苦
被饲养作为食物的动物忍受了难以置信的 痛苦。为这些动物讲话的时候,可能最困 难的地方就是如何去描述这些难以描述的 处境:比如说极度的拥挤和拘禁,恶臭和 喧扰,生活在极冷或是极热的环境中,互 相攻击甚至到了同类相食的地步,饥饿, 疾病等等;这些动物每一天都要面对这样 的煎熬。事实上,每一年有数亿只动物甚 至撑不到被屠宰的那天;它们是因为承受 不了养殖场中的折磨而死的。这个数字超 过了被作为皮草,在动物收容所和在实验 室中被杀死动物的总数。

 

有效的活动

知道了这些情况,有同情心的人们在仔细 思考之后会问的话不是这是不是全素的食 物呢。其实重要的问题是什么样的选择会 减少动物的痛苦?我们不该根据 一份长长的食物成分列表来吃饭,而是尽 我们的能力去终止动物的受苦。全素主义 非常重要,不是因为它本身,而是一个抵 制工厂化养殖和屠宰场的有力工具。

这就让如何定义全素或是避免一个特定的 产品这样的讨论转变成如何进行有效的宣 传活动的考量了。换句话说,问题的焦点 不在我们个人的信仰或是某个特定的选 择,而是动物和它们受的苦上。

如果我们相信作为一个全素者是重要的, 那么作为一个为动物谋福利的有效率活动 家一定是更重要的事!由于我们个人选择 吃全素,我们一生中可以影响数百只动物 的生命。这和我们可以作为一个榜样而可 能会达到的影响相比就微不足道了。当我 们感动一个人去改变他的生活习惯时,我 们解救动物的效果就是成倍的增加!

相反的,如果因为我们坚持一张不断加长 食物成分清单而让其他人觉得全素主义实在 太过苛刻,这样做比什么都不做还糟。我们 让有一些如果没有遇到我们的话还可 能会做一些真正改变的人转身离去。现在在 我们这个社会中大部分的人对大嚼鸡腿一点 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因此如果我们像审问 犯人一样对待餐厅的服务生,不吃 用同一个烤肉的炉台上烧烤出来的素汉堡, 不要照相也不要吃药等等,很多的人觉得全 素主义是不近情理和太极端就一点都不奇怪 了。

把我们有限的时间和资源花在这些边缘性 的问题上(比如蔗糖,胶卷,和药品等等), 还不如把焦点放在如何在每一天中造成更 大的影响上。只要让一个人吃素就可 以拯救工厂化养殖场中的数百只动物。只要 努力推广素食,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可能 是一个重要胜利。

 

难题和结果

我们必须承认,这个注重最后结果的全素主 义并不如一张食物清单那么直接了当。其中 牵扯到的问题从我们体现了什么样的榜样到 如何分配资源;我们要问自己像这 样的问题:当和非素食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我 们是不是该索要食物成分清单,或许什么都 不吃,而让其他人觉得全素主义看起来是一 件无聊或是不可能的事?我们该如 何贡献自己有限的金钱和时间?

每一个情形都是很微妙的,每一个机会都是 很独特的,所以问题并没有既定的答案。但 是如果让如何才能达到最好的结果引导我们 的决定,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巨大的 潜力改变世界。

做一个严格的全素者并不够,或是就算是做 一个极度奉献、知识渊博的全素活动家也还 是不够。动物们并不需要我们百分之百正确 无误,它们需要我们采取有效率的 行动。换句话说,我们并不是只想赢得一场 和吃肉者的辩论,我们希望可以打开人们的 心灵,促使他们去接受更有爱心的生活方式 。

要做到这些,我们就必须表现得和人们心中 的全素者形象完全相反。即便我们对动物受 到的苦非常难过非常愤怒,我们还是要做到 一个其他人想要学习的目标:要做 一个开心,受人尊敬的人,用自己充实有意 义的人生来启发其他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 尽力为动物做最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