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gan Outreach Booklets Save Animals—Your Donation Will Put Booklets into More People’s Hands
 VO Instagram VO Twitter VO Facebook
Vegan Outreach: Working to End Cruelty to Animals
Request a FREE Starter Guide with Recipes
Sign up for VO’s FREE Weekly Enewsletter

Vegan Outreach is a 501(c)(3)
nonprofit organization dedicated to
reducing the suffering of farmed animals
by promoting informed, ethical eating.

Donations to VO are fully tax-deductible.
VO’s tax identification no. is #86-0736818.

Vegan Outreach
POB 1916, Davis, CA 95617-1916

Share

A History of Vegan Outreach and Our Influences

素食者顛峰 (VO) 的歷史

我去參加了遊行抗議
去受我該受的罪
我們唱著歌來發泄情緒
要不然我們就要爆炸了﹗
滾石﹐ 世上事不會盡如人意

 And I went down to the demonstration
 To get my fair share of abuse
Singing we're gonna vent our frustration
If we don't we're gonna blow a 50-amp fuse
—The Rolling Stones, You Can’t Always Get What You Want

 

雖然VO 現在採取的解放動 物的辦法 -  向大學學生發放關 於素食的傳單 看上去似乎已經有 很長時間了 。事實上﹐我們開始有效的素 食宣傳傳單只是最近的事情﹐ 而我們開始大量針對大學院校 的學生發放傳單更是最近幾年 才開始的。

無法由歷史中學到教 訓的人總是不斷在重蹈歷史的 足跡。比如﹐很多朋友不斷地 告訴我們﹐想讓人吃素應該把 重點放在這些人自身的利益上 ﹐如吃素可以更健康和有助環 境問題﹐而不是強調動物 受的苦上。

我將在這一篇文章中 仔細地回 顧了素食者顛峰的歷史﹐和一 些對我們有關鍵影響的事件。

1960s

六十年代﹐杰 丁沙 (Jay Dinshah) 創立了美國全素協會 (American Vegan Society) ﹐旨在由演說﹐書籍 ﹐通訊簡報和 節慶活動來推廣非暴力 Ahimsa (亦即無害行為 doing no harm) 的概念來推廣素食。就我所知﹐ 他們在發行的資料中從未用到工 廠化養殖或是屠宰場中的動物照 片。

1970s

七十年代﹐素食團 體的宣傳工作主要是以只有文字 的宣傳單闡述為了健康以及環境 的吃素理由﹔大部份的宣傳是在 慶典活動中針對成人﹐非學生的 群眾。

1975

彼得 辛格的<動物解放 >一書在美國出版﹐這本書超越了動 物福利的觀點﹐ 為提倡反對及廢除現 代動物工業提供了簡潔的理論。

1980s

動物解放陣線 (Animal Liberation Front ALF) 做了很多的事﹐在這 十年中也有很多的反對活體解剖 以及皮草的不合作運動 ( civil disobedience )

動物活動家們也 說服一些公司終止了產品動物實 驗。

1980

吉姆 梅森 (Jim Mason) 和彼得 辛格 (Peter Singer) 合寫的 <動物工廠 >(Animal Factories) 一書出版。這本書詳述了美國工 廠化養殖的運行方式。

1981

1981年﹐ 善待動物組織( PETA)成立。善待動物組織後來出版了 一本以白色和褐色印刷的三頁小 冊子。在九十年代的時候他們出 版了一本在許多的方面探討全素 生活叫做慈善生活 (Compassionate Living) 的小冊子。這是一本很棒的宣傳 資料﹐但是並沒有讓人可以容易 了解的工廠化養殖場和屠宰場的 圖片。

農場動物改革運動 ( Farm Animal Reform Movement FARM) 成立﹐其組織把重點放 在農場動物的痛苦上 。他們的小冊子中有最糟的工廠化 養殖虐待 動物的圖片。

1984

學生保護動物行動團 (Student Action Corps for Animals SACA) 出版了一張每分鐘 45 轉的叫做牠們的眼 睛不會說謊 (Their Eyes Don’t Lie) 的義演唱片。封套可以展開來變成一個多 頁的提倡全素生活的完整小冊子。這是我 當時唯一看過的有圖片的這種樣子的宣傳 小冊。

1987

我和一個朋友在一個唱片行 裡的時候﹐我 看到了善待動物組織 PETA 義演唱片“動物解放”。我當時從沒聽說過善待 動物組織﹐但是覺得這東西看起來蠻有 趣的。我的朋友對它的評價則是“浪費 金錢”﹐但我還是花錢買下了這東西﹐ 而且寫信去詢問有關動物權利的進一步 訊息。唱片封套上的照片裡﹐一位歌手 穿的T恤衫上面 寫著﹕動物們 不是生來給我們吃﹑穿﹑或者做實驗 用的。當時我對這句話 感到震驚。大約一年以後﹐我發覺這 句話講的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杰克攝於 1986 年﹐當時他對動物受的苦完全一 無所知。

1988

約漢 羅賓斯的 < 新世紀飲食 Diet for a New America> 出版且廣受注目。羅賓斯表示動物 產品對動物﹐人類健康以及環境都 有害處。這本書提供了提倡全素飲 食的“三個重點”﹐這“三路並進之 法”在一夜之間廣為流傳﹐而至少在 之後十年中成為宣傳素食的的標準方 法。

1989–90

1989年於華府舉行的全國保護動物聯盟大會 (National Alliance for Animals conference) ﹐我遇到了 SACA的羅沙 費德曼(Rosa Feldman) ﹐她給了我一份 牠們的眼睛不會說謊的唱片封套。 他們還給了我他 們剩下的幾百份﹐讓我可以發給我居 住地所在的辛辛納提州的學生們。我 發現這唱片封套很有用﹐而後來沒有 更多可以再發的時候覺得蠻沮喪的。

動物運動在此期間贏得了不少 關注。有幾件事讓這運動看起來 是在朝著正確的方向起飛。

  • 像是無皮草星期五 (Fur Free Friday) 這樣的抗議遊行數目在增加。而皮 草的銷售量不是因為冬天不冷﹐就 是因為抗議奏效﹐或是二個原因都 有而大減。
  • 善待動物組織對雅芳﹐ 雅絲蘭黛和Dial 的反對動物測試活動的 勝利。
  • 1990年四月地球日的活動復甦。
  • 1990 年在華府舉辦 第一次的“為動物而遊行 (March for Animals) ﹐有大約一萬七千人參加。
  • 在全國雜誌上出現 了有關動物權利運動的消息。

當我擔任辛辛那提市動物 權利社區 (Animal Rights Community ARC) 特別活動的協調人 (Special Events Coordinator)的時候﹐我遇到了麥特 保爾和菲爾 慕瑞(Phil Murray) (菲爾現在是Pangea Vegan Products的店東之一)﹐他們當時在為辛辛那提大學的環 保團體工作。在那個冬天﹐麥特﹐菲爾和我在一 些文化活動場外舉辦了數十次的抗 議活動。

杰克 ( 正在發傳單 ) 和菲爾 ( 舉著宣傳條幅) 在辛辛那提的塔夫特劇院 (Taft Theater) 外面。條幅上寫 著“讓今年變成一個沒有皮草之年吧”

1991

海灣戰爭於一月爆 發﹐動物保護運動進入低谷。原 來似乎正在大步前進的抗議活動 ﹐實際上參與的大部分人只是偶 然來發泄一下心中的不滿而已。 傳播媒體也逐漸對此喪失了興趣。 .

菲爾﹐ 麥特和我以及其他五 人在寶僑 (P&G) 年度股東大會上抗 議的時候被捕﹔我們是想要借此來讓 媒體報導對寶僑動物實驗的抗議活動。

好些年來﹐動物 權利運動看起來好像被注入了一 股能量﹐勝利一個一個接踵而至 。然而海灣戰爭卻讓這個勝利的 遊行隊伍睡著了。這逼得麥特和 我只好重新思考﹐看看有什麼籍 由大型抗議活動贏得媒體報導而 達成有持續性的改變的策略。

1992

麥特和我把注 意力焦點轉向素食的宣傳。

辛辛那提動物權利社區 (Animal Rights Community of Cincinnati, ARC) 出資印行了一份有四個顏色﹐三 頁紙的叫做素食主義的傳單 (右圖 )﹔這是由麥特﹐菲爾和我在其他人的 協助下而完成的。我們印了一萬份這 個傳單﹐用很多不同的方法發放出去 ﹐但我們從沒有想到要到大學院校裡 發放。

  

麥特搬到伊利諾大學去 利用一份美國能源部提供的 Global Change Fellowship 獎學金而繼續研究 生課程。他在那裡成了學生 動物權利組織(Students for Animal Rights SAR) 的首腦﹐也在那裡他遇見了安 格林 ( Anne Green) 後來並與她結婚了。安當時負責學生 動物權利的宣傳工作。安沒有多久就在卡內基梅隆大學得到 了一個全職的教職工作﹐也成為素食 者巔鋒的理事會成員﹔她並提供了我 們一個遮風避雨和有電可用的地方讓 我們有辦法展開進一步的工作。

1993

我和我的兄弟 艾瑞克在辛辛那提開了一家叫做“ 全素百貨” (Everything Vegan) 的店 ( 右圖) 。但這店只開了幾 個月就關門了。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美國西 部開車的時候經過了一個很大 的養殖場﹐它讓我覺得極度惡 心。我給麥特寄了一張明信片 上面寫著瑪格麗特 米德 (Margaret Mead)的名言“永遠不要懷疑一小群有 思想﹑願意付出的人可以改變這 個世界。事實上﹐他們是唯一曾 經改變過世界的人。”。我告訴 他說﹐我們必須做些什麼來表達 我們的憤怒﹐讓農場動物得到更 多的重視。麥特和我以及其他十 個活動者在辛辛那提屠宰場前進 行了一次絕食三天的活動 (三天通常是農場動物在被屠宰之 前不被給予食物的時間) 我們有一個很大 的標語條幅上面寫著“停止以動 物為食”。絕食的最後一天﹐我 們其中一些人離開屠宰場在辛辛 那提大學前展示那個條幅。雖然 那個絕食運動招來了一些媒體的 注意﹐但我們中間的一些人覺得 在大學區展示那個條幅是這次運 動中最有成效的部份。

絕食運動之 後﹐麥特和安搬到了匹茲堡 (Pittsburgh) 而我 搬到了圖桑(Tucson) 我們成立了一個叫做動物解放行動 (Animal Liberation Action ALA) 的組織來一同工作

為農場動物而絕 食﹕麥特用手摟著杰克和馬克 。我們三人是成立ALA 的理事。

 

ALA開始在街上展示停止以動物為食的 宣傳條幅的活動。這個舉條幅的活 動除了麥特﹐我自己還有幾個我們 的朋友之外並沒有得到什麼反應。

邦尼 克鐵兒 Bonnie Kottiel 和杰克在馬裡蘭州的街頭舉著條幅 ﹔他在當地為農場動物改良運動 FARM做事。

1994

採取直接行動 (direct action) 立場的雜誌“ 毫不妥協 (No Compromise)”出刊。這份刊物重新激起了動物 保護人士對不合作運動和直接行動 的興趣﹐特別是在年輕一輩的活動 家中間﹔他們中間很多人也積極參與 hardcore 音樂和 the straight edge scene。這活動一直持續發展到1996年﹐但是在 90年代後期逐漸消退﹔一方面因為 法庭逐漸不能容忍不合作運動﹐ 另外也因為有一些人逐漸覺得這 運動並不如原先預期得有用。 很多的支持者轉而投身於立法或 是仁道教育這些方面。其中一些 人對於第一次在美國的公開救援 起了關鍵的作用( 我們後面還會提 到更多關於公開救援的事 ) 而另有一些人投身於直接行動﹐並 且後來參與了停止 航亭頓 (Huntingdon) 虐待動物 (SHAC) 的活動。

我們幾個動物解放行動 (ALA) 裡的人相信全素主義和動物解放 的立論是有說服力的﹐但並沒有 對“三路並進之法”的策略產生 任何疑問﹔我們基於這個信念而 編輯了一份叫做“讓正義遍天下 ”的小冊子。為了省錢﹐我們在 黃色紙上用了三色印刷來印行這 本冊子﹐讓它看起來像是全彩的。

1995

ALA改名為素食者巔鋒 Vegan Outreach。我們決定不再去外面舉著“停止以動 物為食”的橫幅了。因為雖然這橫幅曾 經有許多的人看過﹐但很多人給我們很 糟的反應﹔那些對我們而言十分顯而易 見的事實﹐然而他們卻根本不了解我們 在說什麼。我們發現發傳單在時間的運 用上更有效率得多了。

我從圖桑搬到匹茲堡和麥特﹐安以及他 們在1994 年出生的女兒艾倫住在一起來擴展素 食者巔鋒的工作。

 
圖桑Tucson   匹茲堡Pittsburgh

 

素食者巔鋒出版了叫做“素食者 巔鋒”的第二本小冊子。我們印 了一萬份黑白的版本﹐為了省錢 完全自己用手工折疊裝釘。

那年秋天我開始四處旅行﹐在美 國東部和中西部的十九個大學中 發放這本小冊子。

 

1996

第二次的為動物而走大遊行在華 府舉行﹐但只有五千人參與。人 們似乎覺得當還有很多的事情在 他們家附近可以做的時候﹐到華 府去參加遊行並不是最好的運用 時間和金錢的方法。

我們第一本叫做“為什麼要吃全 素”的小冊子出版了。封面是黑 色和紅色的﹐內頁則是黑色和白 色的﹐只要手裡有錢﹐我們就一 次三萬份的大量印刷。

 

1996 年為動物而走大遊行﹕麥特﹐琳 葛萊克曼 (Lynn Gluckman) 和杰克

就在四處旅行的經 費快花光時﹐Nalith 給了素食者巔鋒一項幾千塊錢 的資助讓我們可以印更多的小 冊子和旅行到各校園中發傳單 。在那一年裡我一共遊歷了 171所大學。

1996年二月﹐來自Nalith 的麥克 塔克爾(Michael Tucker) 和我一起在佛羅裡達國際大學(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散發傳單。

 

麥特的第一版“關於全素 (On Being Vegan) ”發行了﹐這篇短文的重點是為了 讓人們的活動重點由食物的成份清 單轉移到終止動物受苦上。以下的 二段摘錄可以總結這個論點﹕

顯爾易見的動物產品是應該避免 的﹐但是一個人的時間與精力如 果拿來勸說其他人放棄漢堡﹐很 可能比花在試圖避免用骨炭漂白 的糖或者公司餐廳裡用的 單醣脂肪酸 ( monoglyceride) 是來自動物還是植物更 有意義 ….

一般公眾現在對於動物權利有了 一些概念﹐我們已經過了憤怒﹑ 口號和名言還能起到什麼作用的 階段。可以說現在憤怒和喊口號 已經無法再對動物們有什麼幫助。

我想要如此來總結這個想法﹕花 半個鐘頭發傳單能夠減少的苦難 比在一個人的一生中把吃素的純 淨度從百分之九十九到百分之九 十九點九可能還要多。

 為什麼要吃全素 (Why Vegan) (1997年版本 )

當麥特寫這篇文章時﹐我的想法也 因為一些事情而有所改變﹕

90年代初期﹐我剛巧在餐廳裡面看到 一個進行動物保護活動的同伴在吃 有雞蛋的意大利麵。我相信她絕對 知道這意大利麵裡面有加蛋﹐我有 一種像是五臟六腑被人刺了一刀一 般的被背叛了的感覺。

我知道一些高中學生會花很多時間 爭論他們那夥人裡面誰是真正的全 素食者。全素的聚會也常常會談到 哪些是全素產品哪些不是﹔更惱人 的是當那些人宣稱他們又發現了一 種食物不是全素的時候表現出的驕 傲。好像我們在很努力地把自己邊 緣化。我後來把這個想法寫到了一 篇叫做”我們要一個全素的世界﹐ 而不是全素的俱樂部“的文章裡面 。

90 年代中期﹐家母給 我做飯中間用到了含有乳漿的 馬其琳。我告訴她說我不能吃 這東西﹐她問我“你不是覺得 不吃這個就可以幫助動物了吧 ﹖”其實在那時候﹐我確實是 這麼想的。

1997 年﹐我和一個全 素朋友在一起時看到她吃含蛋 的沙拉醬。我告訴她她實在不 該自稱是全素食者。後來我了 解到了這個態度大概不會造成 什麼好處。隨著時間的流逝﹐ 我開始覺得即使吃得不純﹐人 們叫他們自己做“全素食者” 這還是一件好事﹔這樣的希望 仍然應該被大家接受。我開始 覺得那些對吃魚卻自稱吃素的 人表示憤怒的人也有這樣的問 題。人們想要被稱做素食者應 該是一件好事。

到了2000 年我的態度發生 了改變。一個動物活動者告訴我她 不是全素者﹐因為她在上班時在販 賣機買的巧克力裡面有動物成份。 我說如果這是她吃的僅有含動物成 份的東西的話﹐她大概還是應該管 自己叫做全素食者。我還碰到一位 朋友說自己不是全素者﹐因為她辦 公室裡用的一些東西並非完全不涉 殘忍。我告訴她說﹐她聽上去比我 還要更“素”﹐而且完全可以管自 己叫做全素者。如果她不能這麼做 ﹐那麼全素這個字眼實際上就沒有 什麼意義了﹐因為這樣在這世界上 就沒有人可以叫做全素人了。

我常常遇到有 人知道我吃全素的時候就說“哇 ﹐你真該認識某某人﹐你們一定 會處得很好﹐他對這個非常有興 趣。”但是我想當發現有人對種 族歧視不以為然的時候﹐很少有 人會說“你真該認識某某人﹐他 一點也不讚同種族歧視。”

所有這些讓我理 解了一般人對全素主義的看法 ﹐認為這不是為了減少動物的 痛苦﹐而只是一種我們個人的 怪癖好。

1997

我在那一年春天 遊歷了五十八所大學之後結束了 我的大學之旅。

在四處遊歷和遇到這麼多的人之 後﹐我有二個主要的感覺。第一 ﹐很多的年輕人對他們可以做些 什麼來減少動物受的苦很有興趣 ﹐而我們還沒有盡力和這些人接 觸。第二﹐很多人吃了一陣子素 後又不吃了﹐常常是因為他們沒 吃肉就覺得不健康。

在這個時候﹐有一些學校裡面的 人和我們接觸﹔他們對我們小冊 子中講到的一些事實有懷疑﹐特 別是關於健康和環境的。我們在 那個時候開始去找出那些關於這 些說法的原始資料和出處﹐來證 實我們說的話是正確的。結果卻 讓我們很驚訝﹐這讓我們理解了 我們並不能只是相信書上或是文 章裡面的話﹐即使這引用的話是 有出處的。我們改寫了“為什麼 要吃全素”﹐讓裡面用到的都是 正確的資料。很多原來的“事實 ”和引用的如愛因斯坦﹐達文西 ﹐艾笛生和林肯的名人的文句都 必須刪去。

1997 年五月之後﹐我 們沒有錢讓我繼續四處旅行又可 以同時給當地的活動家們提供小 冊子。我們繼續在當地的大學裡 發宣傳小冊子﹐而我則儘量每學 期去附近的大學裡發一次。

1998

我決定去做一個 註冊營養師﹐這需要三年的學校 學習和實習。大部份的動物活動 同伴們認為我這麼做是為了我在 告訴別人全素飲食比其它飲食更 健康的時候有其權威性。但我實 際上的動機是想學到營養科學來 幫助那些想要吃素但是因為健康 的原因覺得沒法吃素的人﹔也可 以想想我們能做些什麼來減少以 後那些失敗的素食者。我這樣解 釋給我的動物活動同伴們聽的時 候﹐他們卻常常用一種呆呆的眼 光看著我。

右圖中 ﹐四歲的艾倫 格林在匹 茲堡的查森大學 (Chatham College) 裡發傳單。

1998年六月的時事通訊上﹐我們刊出 了一篇很長的文章叫做“全素主 義是通往動物解放的途徑( 現在叫做 重新思考動物保護活動和全素主義 Activism and Veganism Reconsidered) 。這篇文章 質疑了我們活動的優先順序 (比如指出在美國有百分之九十九 的動物是作為我們的盤中餐而死 ﹐然而我們卻只放了一小部份的 注意力在揭發工廠化養殖和選傳 全素食主義上) ﹐並對將焦點放 在吸引媒體注意的抗議做法提 出批判。我們也質疑不合作運 動和直接行動是否有效﹐以及 素食主義和動物權利宣傳中的 自我欺騙和教條主義的傾向。 我們提出直到全素主義得到廣 泛認同﹐動物解放是無法在任 何主要的方面成功的。這篇文 章影響深遠﹐有人立刻要求我 們把他的名字從我們的時事通 訊會員名單上拿掉﹐同時也有 人說他們很想簡單地告訴我們 這篇文章對他們深深的影 響。

 

蘿拉 潘諾斯Lauren Panos 加入素食者巔鋒做為設計和研究 人員﹐讓我們發行物的質量有了 顯著的進步。

右圖﹕蘿拉 潘諾斯。直到今天﹐素食者巔鋒 裡沒有人曾經見過蘿拉。我們只 有和她在電話裡講過話而已﹐除 此以外我們從來都無法確定她是 否真的存在。

 

1999

為何吃素變成了紫色

 

同年年末﹐我們第一次以全彩印 行了十萬份小冊子。

素食者巔鋒推出了我們第一份素 食指南(Vegan Starter Pack)﹔其中包括一個版本的“關於全素”(Being Vegan)﹐食譜﹐關於營養還有一些關 於自由放養﹑羊毛等等的資訊 。同年晚些時候﹐我們推出了 雙色版本。

素食者巔鋒還出版了我們的“ 推廣素食小冊子Vegan Advocacy Booklet”﹐這其中包括了“推廣素食小 點子”( Tips on Spreading Veganism)﹐“全素主義是通往動物解放的 途徑”(Veganism as the Path to Animal Liberation) ﹐“ 超越強權就是公理” ( Beyond Might Makes Right) 等文章。

December 1999.

 

June 1999.

2000

為動物的愛心行動 (Compassionate Action for Animals )和愛心戰勝殺戮(Compassion Over Killing) 執行了在美國的第一次公開救援活動 ﹐行動家們跑到工廠化農場裡面救出 需要獸醫照顧的動物們。這些行動雖 然是非法的﹐但卻是公開的﹔因為他 們通知了當地的媒體也讓執法機關知 道他們是誰。公開救援在之後的幾年 內成為流行的解救動物的方法﹐但是 近兩年來救援的次數減少了。可能是 因為媒體對這個不再像以前那麼有興 趣了﹔而且也有一些針對活動家們提 出的訴訟。

2000年八月﹐善待動物組織 PETA 說服了麥當勞叫他們的雞蛋供應商 給雞兒們多百分之五十的空間。在 那之後﹐漢堡王和溫蒂也做了類似 的讓步。這讓大家對迫使公司們去 推動製造商改進他們的工廠化養殖 狀況十分有興趣。這也重新又讓大 家開始爭辯一個老話題﹐即我們應 該把時間花在推動農場動物福利改 革還是專注於像是宣傳全素食的廢 除使用動物的戰術。雖然有一些人 堅持其中一種論點﹐但是大部份的 人似乎都同意我們該二者都做。幸 運的是﹐這次並沒有太多的時間是 花在這個爭辯﹐以及攻擊和自己立 場不同的人上面。

素食者巔鋒刊行了一 份我寫的“維他命 B12 - 你吃夠了 嗎﹖ Vitamin B12: Are You Getting It? ”的縮印版。我在那 一篇文章裡面提出維他命 B12 並不是像大部份全 素食者認為的那樣是不重要 的健康考量( 不幸的是現在還 有一些人這麼認為) 。我相信人體需 要維他命B12這件事情顯示了人類不是天然的素 食者﹐我的這個觀點費了一些時間 才完整地公開闡明。對大部份的人 來說﹐這是顯而易見的﹔但對大部 份推動全素運動中的人來說﹐這是 個異端邪說。這只是一個不幸的事 實﹐而我們必須和這事實週旋一番 才能成功。來自 BeyondVeg.com 的湯姆 畢林斯 (Tom Billings) 對“人類不是天生的素食者”這件事 發表了如下的看法﹕

你事實上並不需要宣稱自 己是天然的全素者。單單 是道德和精神的理由就可 以給出遵循全素飲食的理由 (當然是在這個全素飲食適合你 的情形下) 更何況﹐如果你的動機是道德或是 /以及是精神﹐那麼你應該希望自己 的飲食不僅是有愛心的﹐同時也是 誠實的。在此情形之下﹐放棄天然 素食者的神話一點都沒有問題﹔放 棄一個錯誤的說法意味著減少了一 層負擔。

三月份﹐我們刊行了第一版的“素 食生活”﹔比起“為什麼吃全素” ﹐這份刊物的照片較少﹐但有較多 的健康和環境的資料。這讓活動家 們可以接觸不願意接受“為什麼吃 全素”的那些人。

 

我們還重新編輯了“推廣素食小冊 子”和“為什麼吃全素”。

2000年五月

 

2000年十一月

2001

我們再一次更新了“為什麼吃全素 ”的內容﹐並且發放了三十三萬份 的“為什麼吃全素”(Why Vegan) 和“素食生活” (Vegetarian Living)。我們開始了原本叫做“全素雜談” (Vegan Spam)的素食者巔鋒的電子時事通訊﹔現在 (2006年六月 )﹐這份電子時事通訊每個禮拜都送到 三萬三千個不同的電子信箱中。

2002

在好幾個團體經過幾個月的努力在佛 羅裡達州把禁止sow gestation crate ( 註﹕一種關懷孕母豬的金屬製狹小豬欄 ) 提為全民公決後﹐數百萬的佛羅裡 達州民投票通過了這個禁止案。現 在在佛羅裡達把牡豬關在gestation crate裡面是非法的﹐然而當地並沒有很 大的養豬業與之抗爭。報告顯示在 佛羅裡達州只有二家養殖場用 gestation crate﹐後來一家關閉了另一家遷移到北 卡州去了。這場勝利刺激了為農場 動物發起類似的全民公決提案﹐其 中一個目前正在亞利桑那州蒐集支 持者的簽名。

我完成了第一版的“做個健康素食人Staying Healthy on Plant-Based Diets”。這篇文章的開頭是這樣的﹕

在我多年的調查中﹐很多人告訴 我他們曾經嘗試過吃素或者吃全 素﹐但是這樣吃他們覺得不健康 。我對此很不安﹕如果有人會因 為吃素而感到不健康的話﹐我們 要如何來以推廣素食的方式減少 動物的苦難呢﹖在研究這個問題 的時候﹐我發現關於素食的一些 說法中間有些不盡不實之處﹐而 這些可能會讓人們有不健康的感 覺。

很少有長期的科學研究觀察真正 的嚴格素食者的營養狀況。本文 包含了對素食者和嚴格素食者研 究的總結。研究結果並未強烈地 支持嚴格素食大大優於肉食或奶 蛋素食的觀點﹐這和一些嚴格素 食者常聽到的宣傳不符。我們該 如何解釋呢﹖

常見的關於嚴格素食的文章往往 以對一群特定的對象做的分析來 引伸為嚴格素食者的健康指標﹐ 例如奶蛋素食者﹑半素食者﹑很 少吃肉類的一群﹑吃大量蔬果的 人們等。這樣的研究雖然在嚴格 素食營養的一些方面可以提供有 用的訊息﹐但無法取代對真正的 嚴格素食者作直接研究的結果 ….

我希望嚴格素食的推廣者提倡嚴 格素食的方式可以儘量減少讓嘗 試嚴格素食的人有不良經驗的風 險。通過這種努力﹐我希望以後以嚴格素食者為對象作做的 長期研究可以顯示嚴格素食者比 肉食者有更好的健康狀況。推廣嚴格素食的時候說得好像 嚴格素食無需顧及營養問題在一 開始可能可以吸引較多的人﹔但 我們的目的不僅僅是讓人們試試 嚴格素食﹐我們希望人們可以成 為永遠的嚴格素食者。

素食者巔鋒第一次在一年內發了 超過五十萬份的小冊子。

我們更新了“為什麼要吃全素” 和“全素食指南”﹕

2002年十一月

 

2002年八月

2003

秋天時素食者巔鋒開始了認領大學校園 Adopt a College 的活動。這是第一次有系統地嘗試接 觸美國和加拿大的學生。這計劃開始 時進展地很慢﹐但是現在起飛了。 (下圖﹐九歲的艾倫 格林在卡內基梅隆大學發傳單 )

以下是每個學期發給學生的傳單數量﹕

學期

學校數量

傳單數量

2003

63

22,217

2004

145

59,562

2004

140

83,727

2005

200

124,087

2005

277

175,377

2006(到六月二十日 )

255

191,021

八月份時﹐麥特在 奧瑞岡的波特蘭(Portland) 發表了一場演講﹐給出了素食者 巔峰的運作哲學。這演講的內容後來成為了叫做“有意義的生活 A Meaningful Life

素食者巔峰把“素食生活”(Vegetarian Living) 改編成 “素素看”(Try Vegetarian)

 

2004

Viva!USA 發起運動敦促自然食品連鎖店拒賣工 廠化養殖的鴨肉﹔美國最大的自然食 品商店 Whole Foods Market 被選為目標。之後﹐該公司在2003年十二月開始發展他們的動物愛心標準 (Animal Compassionate Standards)。一次考慮一種動物﹐這家公司逐 漸發展出如何可以更好地滿足農場 動物在身體上﹐感情上﹐以及行為 上之需要的福利標準。

四月份﹐我們稍微重新調整了“為 什麼要吃全素”的封面來強調全素 主義和抵制虐待動物之間的關係﹐ 我們擔心一些行人會以為我們在說 一些他們不感興趣的健康話題﹐因 而轉身離去。

素食者巔鋒僱用了強 康普專司發傳單的工作。他拼命地 發﹐在一開始工作的四個學期裡面 就發了十四萬五千份﹐而到了 2006年六月為止他總共發了十五 萬二千份。

右圖﹐2005 年二月﹐彬彬有禮的青 年強 康普在壇波大學 (Temple University) 發傳單。

 

2005

愛心戰勝殺戮 (Compassion Over Killing) 的四名主要成員加入了美國人道協會 HSUS 為農場動物的問題而努力。他們開始 了一項運動讓學校的餐廳和雜貨店改 用自由放養的雞蛋來取代格子籠雞蛋 ﹐而已經在一些商家和學校成功地達 到了目的。

素食者巔鋒刊行了“即使你超愛吃肉” (Even If You Like Meat EIYLM)) 的小冊子﹐專門為發給非素食者看 的。在發了好些年傳單後﹐我們了 解到學生們會想出很多借口來回避 嚴肅地考慮自己正在支持工廠化養 殖業這件事情。以下是一段摘錄﹐ 以解釋這本小冊子的由來﹕

一個主要的障礙就是人們認為抵制 虐待動物必須“不是零就是一”﹐由 於他們自覺無法做到很純的全素食﹐ 他們結果就什麼也不做。由此﹐“即 使你超愛吃肉”強調的要點之一就是 讓人們知道不支持虐待並不需要是這 樣。任何減少吃一點肉的行動都會對 減少受苦有幫助。

我們遇到的另一個問題是人們在我們 的小冊子上看到“全素”“素食”的 字樣就假設我們只是要讓他們增進健 康﹐所以他們就不願意拿我們的小冊 子了。在“即使你超愛吃肉”這份小 冊子上﹐我們把工廠化農場的照片放 在封面上﹐讓人們可以一眼就看到動 物被虐待是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一 開始我們是有點擔心這會降低小冊子 的接受率﹐但是事實上我們發現接受 率不降反增。這樣的封面也同時避免 了另一個以前偶然會有的問題﹐就是 有些人拿了一份封面明快小冊子﹐以 為是什麼愉快的東西﹐但他們看到裡 面的照片後就覺得被騙了。

 

我們把“素食指南”和“推廣素食小 冊子”合併成為一份彩色的“抵制殘 忍的飲食指南”( Guide to Cruelty-Free Eating)

麥特和我因對動物解放的貢獻被選入 動物權利名人榜。

霍華 李曼 (Howard Lyman)﹐麥特﹐我﹐還有 艾勒克斯 何率夫(Alex Hershaft)

素食者巔鋒當年總共發出了八十 六萬三千六百零四份傳單。

2006

我和很多的參與認領大學的人們 注意到當我們再次造訪同一所大 學的時候﹐那裡的學生們變得較 友善也較接受我們了。這讓我很 驚訝﹐因為我以為學生們會更厭 煩我們。相反地﹐那些原來並不 同意我們的人﹐變得至少同情我 們的立場了。這或許是我們不發 “為什麼要吃全素”而改發“即使 你超愛吃肉”的效果之一。

素食者巔鋒自成立之後發出了超 過四百六十萬份小冊子。我們最 受歡迎的“即使你超愛吃肉”每 次都以三十萬或是更多的批量印 刷。到六月三十日﹐素食者巔鋒 今年已經寄出了五十一萬九千六 百五十五份小冊子﹐很有希望在 2006年可以發出超過一百萬份。

謝謝!

謝謝你還有我們所有的發傳單義工 及支持者﹗

這篇文章如果沒有提到我們最有效 率的發傳單義工們﹐就是不完整的。

尤金 顧托延斯基 (Eugene Khutoryansky)﹐他原來住在佛羅裡達州杰克森 維市現在住在德州休斯頓市﹐總 共發了超過十萬份傳單﹐其中有 兩萬份以上是在大學校園裡發的。

 
  

芝加哥的喬 艾斯比諾薩 (Joe Espinosa)在附近 的校園裡發了超過五萬六千份傳 單﹐還在其它場合發了成千上萬 的傳單。

住在洛杉磯的史圖亞特 所羅門 (Stewart Solomon) 05-06學年中在校園裡發出了超過五萬二 千份傳單。

 
  

蘇姍 霍斯 (Suzanne Haws) ﹐原住圖桑現住聖何西市﹐在校 園裡總共發了超過三萬份傳單。

西亞圖市的戴維 貝莫(Dave Bemel)和他的組織為動物行動 (Action For Animals AFA)﹐自1999年以來總共發了超過二十四萬 二千五百份傳單。 圖片中是 AFA成員約翰 費爾德曼 (John Feldmann)和亞當 拉蘇爾(Adam Russell)在臥普音樂會之外為“為何全素 ”簽名。

 
  

在明尼蘇達州的為動 物的愛心行動(Compassionate Action for Animals) 在中西部發出了超過十五萬份的 素食者巔鋒的小冊子。

而所有這些都有賴於我們的捐助 人的慷慨資助。我們有幸得到幾 個長年資助者的支持﹐雖然我們 的活動無法得到媒體的注意也不 驚聳動人。只有依靠著這樣的長 期承諾﹐我們才可能為動物達成 顯著有效的進步。

現在和未來

這真是一個漫長又奇 特的旅程﹗

那麼我從中學到了些什麼呢﹖以 下是其中幾條﹕

  • 素食的宣傳是一個數字遊戲。如 果你願意不時在人群中發傳單﹐ 你不必要把太多注意力放在你的 朋友﹐家人﹐和同事身上。每學 期花一個小時去大學發傳單比花 費很多年來勸服你認識的人有成 效多了。
  • 順著類似的思路來看另一個問題 。很多人會說﹕你永遠沒法把所 有的人都變成素食者。人們在說 這話的時候﹐他們一定假設每個 人都長生不老。我們當然沒有辦 法在幾年以內讓所有現在活著的 人都變成素食者。這就好像有人在 1860年代說﹕你沒有辦法讓所有人都 不再種族歧視一樣。他們說的一 點都沒錯﹐即使到了今天也還是 有少數的種族歧視者。但是隨著 一代人一代人的接替﹐越來越少 的人繼續堅持他們父輩的種族歧 視觀點。同樣地﹐新一代的人會 更加接受動物解放的哲學﹐而在 積累了足夠時間以後﹐就會看到 顯著的變化。能夠幫助一隻動物 免於苦難都是值得我們去努力的。
  • 試著做一個榜樣﹐讓人們看到你 對於全素的理解是合情合理的。 對我來說﹐這包括在非素食者面 前吃一些看上去是全素的食物。 就算那食物中含有1% 的動物成份﹐對我來說那就足夠 素了。我希望其他人會想說他們 也可以抵制虐待動物﹐而仍然可 以在很多場合享用美味。更何況 我知道這一點點的動物成份﹐相 對於讓其他人至少在某些情形裡 會嘗試吃素的可能性來說﹐造成 的動物痛苦實在是微乎其微。
  • 在試圖說服別人變成素食者的時候 ﹐保持友善的態度。贏得一場爭論 並沒有什麼好處。如果你認同他們 的經驗或感受﹐可以很有效地化解 他們的怒氣。真誠地告訴他們你自 己為什麼堅持做一個素食者。除非 你自己是為了健康原因而吃素的﹐ 不要試圖利用其他人的自私心理﹐ 用健康理由來勸人吃素。尤其如果 你是為了減少動物的苦難而吃素的 話﹐就老實地告訴別人。只有更多 人聽到了這種理由﹐它才會逐漸被 接受。

我們正在向前邁進﹐速度很慢但是 確確實實地是在前進﹗全素者人數 越來越多﹐市場上的全素產品越來 越多﹐對於這個話題的了解和討論 也在顯著地增加。素食者顛峰的 認領校園活動已經在過去短短三年中教育了超過 五十萬的學生。雖然這份工作的社 會及公共政策效果尚未表現出來﹐ 我們估計認領校園活動已經讓超過兩千八百 萬的哺乳動物和鳥類免於痛苦的一 生。這個數字和正在經歷苦難的動 物數量比起來仍然只是九牛一毛﹐ 但我們所做宣傳的效果在今後的年 月裡將會指數增長。

 

我會做的唯一一件事情
就是堅持不懈
包柏 戴倫Bob Dylan, Tangled Up in Bl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