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gan Outreach Booklets Save Animals—Your Donation Will Put Booklets into More People’s Hands
 VO Instagram VO Twitter VO Facebook
Vegan Outreach: Working to End Cruelty to Animals
Request a FREE Starter Guide with Recipes
Sign up for VO’s FREE Weekly Enewsletter

Vegan Outreach is a 501(c)(3)
nonprofit organization dedicated to
reducing the suffering of farmed animals
by promoting informed, ethical eating.

Donations to VO are fully tax-deductible.
VO’s tax identification no. is 86-0736818.

Vegan Outreach
POB 1916, Davis, CA 95617-1916

Share

A History of Vegan Outreach and Our Influences

素食者颠峰(VO) 的历史

我去参加了 游行抗议
去受我该受 的罪
我们唱着歌 来发泄情绪
要不然我们就要 爆炸了!
滚石,世上 事不会尽如 人意

And I went down to the demonstration
To get my fair share of abuse
Singing we're gonna vent our frustration
If we don't we're gonna blow a 50-amp fuse
—The Rolling Stones, You Can’t Always Get What You Want

 

虽然 VO 现在采取的解 放动物的办法   向大学学生发放 关于素食的传单 看上去似乎已经有很 长时间了。事实上,我们开始有 效的素 食宣 传传单只是最近的事情,而我们 开始大 量针对 大学院校的学生发放传单更是最 近几年 才开 始的。

无法由历史中学 到教训 的 人总是不断在重蹈历史的足 迹。比 如, 很多朋友不断地告诉我们, 想让人 吃 素应该把重点放在这些人自 身的利 益上,如吃素可以更健康和 有助环 境 问题,而不是强调动物受的 苦上

我将在这一篇 文章中 仔细地回顾了素食者颠 峰的历史,和一些对我们 有关键影响的事 件

1960s

六十年代,杰 丁沙 (Jay Dinshah) 创立了美国全素协会 (American Vegan Society),旨在由 演说,书籍,通讯简报和节庆活 动来推广非暴力 Ahimsa (亦即无害行为 doing no harm) 的概念来 推广素食。就我所知,他们在发 行的资料中从未用到工 厂化养殖或是屠宰场中 的动物照片

1970s

七十年代, 素食团 体的宣传工作主要是以 只有 文字的宣传单阐述为了健 康以及环境的吃 素理 由;大部份的宣传是在庆 典活动中针对成 人, 非学生的群众

1975

彼得 辛格的 <动物解放>一书在美国出版, 这本书超越了动物福利 的观 点, 为提倡反对及废除 现代动物工业提供了简 洁的 理论

1980s

动物解放阵线(Animal Liberation Front ALF) 做了很多的事, 在这十年中也有很多的反 对活 体解剖以及皮草的不合作运动 ( civil disobedience )

动物活动家们也说 服一些公司终止了产品 动物 实验

1980

吉姆 梅森 (Jim Mason) 和彼得 辛格 (Peter Singer) 合写的<动物工厂 >(Animal Factories) 一书出版。这本书 详述了美国工厂化养殖 的运 行方式。

1981

1981 年, 善待动物组织 (PETA) 成立。善待动物组织 后来出版了一本以白 色和 褐色的印刷的三页小册子。在九 十年代的 时候 他们出版了一本在许多的方面探 讨全素生 活叫 做慈善生活(Compassionate Living) 的小册 子。这是 一本很棒的宣传资料,但 是并 没有让人可以容易了解的工厂化 养殖场和 屠宰 场的图片

同年, 农场动物改革运动 (Farm Animal Reform MovementFARM) 成立,其组织把重点放 在农场动物的痛苦 上。 他们的小册 子中有最糟的工厂化养殖虐待 动物 的图片

1984

学生保护动物 行动团 (Student Action Corps for Animals SACA) 出版了一张 每分钟45转的叫做它们 的眼睛 不会说谎 (Their Eyes Don’t Lie) 的义演唱片。 封套可以展开来变成一个多 页的 提倡全素生活的完整小册子。 这是我当时 唯一 看过的有图片的这种样子的宣 传小册

1987

我和一个朋友在一个 唱片行里的时候,我 看到 了善待动物组织 PETA 义演唱片 “动物解放”。我当 时从没听说过善待动 物组 织,但是觉得这东西看起来蛮有 趣的。我 的朋 友对它的评价则是“浪费金钱” ,但我还 是花 钱买下了这东西,而且写信去询 问有关动 物权 利的进一步讯息。唱片封套上的 照片里, 一位 歌手穿的 T 恤衫上面写着: 动物们不是生来给我们 吃、 穿、或者做实 验用 的。当时我对这 句话感 到震惊。大约一年以 后, 我发觉这句话讲的是一个不争 的事实

 

杰克摄于 1986 年,当时他对动 物受的苦完全一无所知

1988

约翰 罗宾斯的<新世纪饮食 Diet for a New America> 出版且广受 注目。罗宾斯表示动物产品对 动物 ,人类健康以及环境都有害处 。这本 书提 供了 提倡全素饮食的“三个重点” ,这“ 三路并 进 之法”在一夜之间广为流传, 而至少 在之后 十 年中成为宣传素食的的标 准方法

1989–90

1989 年于华府举行 的全国 保护动物联盟 大会 (National Alliance for Animals conference)中, 我遇到 了SACA的罗沙 费德曼(Rosa Feldman) ,她给了我一份 “它们的眼睛不会说谎” 的唱 片封套。他们还给了我他们 剩下的几百份 ,让 我可以发给我居住地所在的 辛辛纳提州的 学生 们。我发现这唱片封套很有 用,而后来没 有更 多可以再发的时候觉得蛮沮丧的

动物运动 在此期间 赢得了不少关注。有几 件事 让这运动看起来是在朝 着正确的方 向起飞

  • 像是无皮草星期五 (Fur Free Friday) 这样的 抗议游行 数目在增加。而皮草的销 售量 不是因为冬天不冷,就是因 为抗议奏效, 或是 二个原因都有而大减
  • 善待动物组织 对雅芳, 雅丝兰黛和Dial.的反对动 物测试活动 的胜利
  • 1990 年四月地球日的 活动复苏
  • 1990年在华府举办 第一次的“为动物而游行 (March for Animals)”,有大约一 万七千人参加
  • 在全国杂志上出现了有 关动物权利运动的 消息

当我担任辛辛那提市动物权利社区(Animal Rights CommunityARC) 特别活动的协调人(Special Events Coordinator)的时候,我遇 到了麦特 保尔 (Matt Ball) 和菲尔 慕瑞 (Phil Murray) ( 菲尔现在是 Pangea Vegan Products 的店东之一 ) ,他们当时在为辛辛 那提大学的环保团体 工作。在那个冬天,麦特,菲尔和我 在一些文化活动场外举办了数十次的 抗议活动

杰克(正在发传单) 和菲尔(举着宣传条幅) 在辛辛那提的塔 夫特剧院(Taft Theater)外面。条幅上写 著“让今年变成 一个没有皮草之年吧

1991

海湾战争于一月爆发, 动物保护运动进 入低谷。原来似乎正在大步前进 的抗议活动,实际上参与的大部分 人只是偶然来发泄一下心中的不 满而已。传播媒体也逐渐对此丧失 了兴趣 .

菲尔, 麦特和我以及其他五 人在宝侨年度股东大 会上 抗议的时候被捕;我们是想要借此来让媒 体报 导对宝侨动物实验的抗议活动

好些年来,动物权利运 动看起来好像被注 入了 一股能量,胜利一个一个接踵 而至。然而 海湾 战争却让这个胜利的游行队伍 睡着了。这 逼得 麦特和我只好重新思考,看看 有什么籍由 大型 抗议活动赢得媒体报导而达成 有持续性的 改变 的策略

1992

麦特和我把注意 力焦点转 向素食的宣传

辛辛那提动物权 利社区 (ARC) 出资印行了 一份有四 个颜色,三页纸的叫 做素食主义的传单(右图 ) ;这是由麦特,菲 尔和我在其他人的协助下而 完成的。我们印了一万份这个传 单,用 很多不 同的方法发放出去,但我们从没 有想到 要到大 学院校里发放

 

麦特搬到伊利 诺大学 去利用一份美国能源部提 供的 Global Change Fellowship 奖学金而继续 研究生课程。他在那里成 了学生 动物权利组织(Students for Animal RightsSAR) 的首脑,也在那里 他遇见了安 格林 ( Anne Green) 后来并与她结婚了。 安当时负责学生 动物权利 的宣传工作。安没有多久就在卡内基 梅隆大学 得到了一个全职的教职工作,也成为 素食者巅 锋的理事会成员;她并提供了我们一 个遮风避 雨和有电可用的地方让我们有办法展 开进一步 的工作

1993

我和我的兄弟艾瑞克 在辛辛那提开了一家叫做 “全素百货”(Everything Vegan) 的店 (右图)。但这店只开了几个 月就关门了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 美国西部开车的时候经 过了一个很大的养殖场,它让我觉 得极度心。 我给麦特寄了一张明信片上面写着 玛格丽 特 米德(Margaret Mead)的名言“永远不要 怀疑一小群有思想、愿意付 出的人可以改变这个世界。事实上,他 们是唯 一曾经改变过世界的人。” 我告诉他说,我们必 须做些什么来表达 我们的 愤怒,让农场动物得到更多的重视。麦 特和我 以及其他十个活动者在辛辛那提屠宰场 前进行 了一次绝食三天的活动(三天通常是农场动物 在被屠 宰之前不被给予食 物的时间) 我们有一个很大 的标语条幅上面 写着“停止以 动物为食”。绝食的最后一天, 我们其中一些 人离开屠宰场在辛辛那提大学前 展示那个条幅 。虽然那个绝食运动招来了一些 媒体的注意, 但我们中间的一些人觉得在大学 区展示那个条 幅是这次运动中最有成效的部份

绝食运动之后, 麦特和安 搬到了匹兹堡 (Pittsburgh) 而我搬到了图桑(Tucson)。我们成立 了一个叫做 动物解放行动(Animal Liberation ActionALA)的组织来一同工作

为农场动物 而绝食:麦 特用手搂着杰克和马克 。我们三人是成立ALA的理事

 

ALA 开始在街上展示停止以 动物为食的宣传条幅的 活动。这个举条幅的活动除了 麦特,我自 己还 有几个我们的朋友之外并没有 得到什么反 应

邦尼 克铁尔Bonnie Kottiel 和杰克在马里兰 州的街头举着条幅;他在 当地 为农场动物改良运动做事

1994

采取直接行动 (direct action) 立场的杂志“毫不 妥协 (No Compromise)”出刊。这份 刊物重新激起了动物保护人 士对 不合作运动和直接行动的兴趣 ,特别是在 年轻 一辈的活动家中间;他们中间 很多人也积 极参 与hardcore 音乐和 the straight edge scene。这 活动一直持 续发展到1996年,但是在90年代后期逐渐消退; 一方面因为法庭逐渐不能 容忍不合作运动,另外也因为有一些人 逐渐觉 得这运动并不如原先预期得有用。很多 的支持 者转而投身于立法或是仁道教育这些方 面。其 中一些人对于第一次在美国的公开救援 起了关 键的作用(我们后面还会提到更 多关于公开救援的事)而另有一些人投身于直接行动,并且后 来参与 了停止航亭顿 (Huntingdon)虐待动物 (SHAC) 的活动

我们几个动物解放行动 (ALA) 里的人相信全素主义 和 动物解放的立论是有说 服力的,但并没有对“三路并进之法”的 策略 产生任何疑问;我们基于这个信念而编辑 了一 份叫做“让正义遍天下”的小册子。为了 省钱 ,我们在黄色纸上用了三色印刷来印行这 本册 子,让它看起来像是全彩的

1995

ALA改名为素食者巅锋 Vegan Outreach 我们决定不再去外面举着“停 止以动物为 食” 的横幅了。因为虽然这横幅曾经有许多的 人看 过,但很多人给我们很糟的反应;那些对 我们 而言十分显而易见的事实,然而他们却根 本不 了解我们在说什么。我们发现发传单在时 间的 运用上更有效率得多了

我从图桑搬到匹兹堡和麦 特,安以及他们在 1994年出生的女儿艾伦住在 一起来扩展素食者巅锋 的工作

 

图桑Tucson   匹兹堡Pittsburgh

 

素食者巅锋出版了叫 做“素食者巅锋Vegan Outreach ”的第二本小册子。我 们印了一万份黑 白的 版本,为了省钱完全自己用手工折叠装 钉

那年秋天我开始四处 旅行,在美国东部和中 西部的十九个大学中发放这本小 册子

 

1996

第二次的为动物而 走大游行在华府举行,但 只有五千人参与。人们似乎觉得 当还有很多 的事情在他们家附近可以做的时 候,到华府 去参加游行并不是最好的运用时 间和金钱的 方法

我们第一本叫做“为 什么要吃全素”的小册 子出版了。封面是黑色和红色的 ,内页则是 黑色和白色的,只要手里有钱, 我们就一次 三万份的大量印刷

 

1996年为动物而走大 游行:麦特,琳 葛莱克曼 (Lynn Gluckman) 和杰克

就在四处旅行的 经费快花光时,Nalith给了素食者巅锋 一项几千块钱的资助让我们 可以印更多的小册子和旅行到各 校园中发传 单。在那一年里我一共游历了171所大学

1996年二月,来自Nalith 的麦克 塔克尔(Michael Tucker) 和我一起在佛罗里达国 际大学(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 散发传单

 

麦特的第一版“关于全素 (On Being Vegan) 发行了,这篇短文的重点是为了让人们的活 动重点由食物的成份清单转移到终止动物受 苦上。以下的二段摘录可以总结这个论点

显尔易见的动物产品 是应该避免的,但是一 个人的时间与精力如果拿来劝说 其他人放弃 汉堡,很可能比花在试图避免用骨 炭漂白的 糖或者公司餐厅里用的 单醣脂肪酸 (monoglyceride) 是来自动物 还是植物更有意义 ….

一般公众现在对于动 物权利有了一些概念, 我们已经过了愤怒、口号和名言 还能起到什 么作用的阶段。可以说现在愤怒 和喊口号已 经无法再对动物们有什么帮助

我想要如此来总结这 个想法:花半个钟头 发 传单能够减少的苦难比在一个人的一 生中把 吃素的纯净度从百分之九十九到百分 之九十 九点九可能还要多

 为什么要吃全素 (Why Vegan) (1997年版本)

当麦特写这篇文章时,我的想法也因为一些 事情而有所改变

90年代初期 ,我刚巧在餐厅里面看 到一个进行 动物保护活动的同伴在吃有鸡蛋 的意大利面 。我相信她绝对知道这意大利面 里面有加蛋 ,我有一种像是五脏六腑被人刺 了一刀一般 的被背叛了的感觉

我知道一些高中学生 会花很多时间争论他们 那夥人里面谁是真正的全素食 者。全素的聚 会也常常会谈到哪些是全素产 品哪些不是; 更恼人的是当那些人宣称他们 又发现了一种 食物不是全素的时候表现出的 骄傲。好像我 们在很努力地把自己边缘化。 我后来把这个 想法写到了一篇叫做”我们要 一个全素的世 界,而不是全素的俱乐部“的 文章里面

90 年代中期,家母 给我做饭中间用 到了含有乳浆 的马其琳。我告诉她说我不能吃 这东西,她问 我“你不是觉得不吃这个就可以 帮助动物了吧 ?”其实在那时候,我确实是这 么想的

1997 年,我和一个全素朋友 在一起时 看到她吃含蛋 的沙拉酱。我告诉她她实在不该 自称是全素食 者。后来我了解到了这个态度大 概不会造成什 么好处。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开 始觉得即使吃 得不纯,人们叫他们自己做“全 素食者”这还 是一件好事;这样的希望仍然应 该被大家接受 。我开始觉得那些对吃鱼却自称 吃素的人表示 愤怒的人也有这样的问题。人们 想要被称做素 食者应该是一件好事

到了2000 年我的态度发 生了改变。一个动 物活动者告 诉我她不是全素者,因为她在上 班时在贩卖 机买的巧克力里面有动物成份。 我说如果这 是她吃的仅有含动物成份的东西 的话,她大 概还是应该管自己叫做全素食者 。我还碰到 一位朋友说自己不是全素者,因 为她办公室 里用的一些东西并非完全不涉残 忍。我告诉 她说,她听上去比我还要更“素 ”,而且完 全可以管自己叫做全素者。如果 她不能这么 做,那么全素这个字眼实际上就 没有什么意 义了,因为这样在这世界上就没 有人可以叫 做全素人了

我常常遇到有 人知道我 吃全素的时候就说“ 哇,你真该认识某某人, 你们一定会处得很 好,他对这个非常有兴趣 。”但是我想当发 现有人对种族歧视不以为 然的时候,很少有 人会说“你真该认识某某 人,他一点也不赞 同种族歧视。”

所有这些让我 理解了一 般人对全素主义 的看 法,认为这不是为了减少 动物的痛 苦,而只 是一种我们个人的怪癖好

1997

1997年,我在那 一年春天 游历了五十八所大学之 后结束了我的大学之旅

在四处游历和 遇到这 么多的人之后,我有二 个主要的感觉。第一,很多 的年轻人对 他们 可以做些什么来减少动物受 的苦很有兴 趣, 而我们还没有尽力和这些人 接触。第二 ,很 多人吃了一阵子素后又不吃 了,常常是 因为 他们没吃肉就觉得不健康

在这个时候,有 一些学校里面的人和我们接 触;他们对我们小册子中讲 到的一些 事实有 怀疑,特别是关于健康和环 境的。我 们在那 个时候开始去找出那些关于 这些说法 的原始 资料和出处,来证实我们说 的话是正 确的。 结果却让我们很惊讶,这让 我们理解 了我们 并不能只是相信书上或是文 章里面的 话,即 使这引用的话是有出处的。 我们改写 了“为 什么要吃全素”,让里面用 到的都是 正确的 资料。很多原来的“事实” 和引用的 如爱因 斯坦,达文西,艾笛生和林 肯的名人 的文句 都必须删去 >

1997 年五月之后,我们没 有钱让我继续四处旅行 又可以同时给当地的活动家们提 供小册子。 我们继续在当地的大学里发宣传 小册子,而 我则尽量每学期去附近的大学里 发一次

1998

1998 年,我决定去 做一 个注册营养师,这需要三 年的学校学习和实习。大 部份的动物活动同 伴们认为我这么做是为了 我在告诉别人全素 饮食比其它饮食更健康的 时候有其权威性。 但我实际上的动机是想学 到营养科学来帮助 那些想要吃素但是因为健 康的原因觉得没法 吃素的人;也可以想想我 们能做些什么来减 少以后那些失败的素食者 。我这样解释给我 的动物活动同伴们听的时 候,他们却常常用 一种呆呆的眼光看着我

右图中,四岁的 艾伦 格林在匹兹堡的 查森大学(Chatham College) 里发传单

1998 年六月的时 事通讯 上,我们刊出了一篇很长 的文章叫做“全素主义是通 往动物解 放的途径(现在叫做 “重新思考 动物保护活动和全素主 义” Activism and Veganism Reconsidered) 这篇文章质疑 了我们活动 的优先顺序 (比如指 出在美国有百 分之九十九的动物是作 为我们的盘中餐而死,然而我 们却只放了一 小部份的注意力在揭发工厂化 养殖和选传全 素食主义上 ),并对 将焦点放在吸 引媒体注意的抗议做法 提出批判。我们也质疑不合 作运动和直接行 动是否有效,以及素食主义 和动物权利宣传 中的自我欺骗和教条主义的 倾向。我们提出 直到全素主义得到广泛认同 ,动物解放是无 法在任何主要的方面成功的 。这篇文章影响 深远,有人立刻要求我们把 他的名字从我们 的时事通讯会员名单上拿掉 ,同时也有人说 他们很想简单地告诉我们这 篇文章对他们深 深的影响

 

萝拉 潘诺斯 Lauren Panos 加入素食者 巅锋做为设计和 研究人员,让我 们发行物的质量有了显著的 进步

右图:萝拉 潘诺斯。直到今 天,素食者巅锋里没有人曾 经见过萝拉。我们只有和她 在电话里讲过话 而已,除此以外我们从来都 无法确定她是否 真的存在

 

1999

1999 年,为何吃素变 成了紫 色

 

同年年末, 我们第一次以全 彩印行了十万份 小册子

素食者巅 锋推出了 我们第一份素食指南 (Vegan Starter Pack) 其中包括一个版 本的“关于全素”(Being Vegan),食谱 ,关于营 养还有一些关于自由放养、 羊毛等等的资讯。同年晚些 时候,我们 推出 了双色版本

素食者巅锋 还出版了 我们的“ 推广素食小册子 Vegan Advocacy Booklet 这其中包括 了“推广素食小点子” ( Tips on Spreading Veganism ) “全素主义是通 往动物解放 的途径”(Veganism as the Path to Animal Liberation) ,“ 超越强权就 是公理” ( Beyond Might Makes Right ) 等文章

1999 年十二月

1999 年六月

2000

2000 年, 为动物的爱心行动 (Compassionate Action for Animals ) 和爱心战胜杀 戮 (Compassion Over Killing) 执行了在美国的第一 次公 开救援活动,行动 家们跑到工厂化农场里面救出 需要兽医照顾 的动物们。这些行动虽然是非 法的,但却是 公开的;因为他们通知了当地 的媒体也让执 法机关知道他们是谁。公开救 援在之后的几 年内成为流行的解救动物的方 法,但是近两 年来救援的次数减少了。可能 是因为媒体对 这个不再像以前那么有兴趣了 ;而且也有一 些针对活动家们提出的诉讼

2000年八月,善待 动物组织 PETA 说服了麦 当劳 叫他们的鸡蛋供应商给鸡儿们 多百分之五十的空间。在那之 后,汉堡王和 温蒂也做了类似的让步。这让 大家对迫使公 司们去推动制造商改进他们的 工厂化养殖状 况十分有兴趣。这也重新又让 大家开始争辩 一个老话题,即我们应该把时 间花在推动农 场动物福利改革还是专注于像 是宣传全素食 的废除使用动物的战术。虽然 有一些人坚持 其中一种论点,但是大部份的 人似乎都同意 我们该二者都做。幸运的是, 这次并没有太 多的时间是花在这个争辩,以 及攻击和自己 立场不同的人上面

素食者巅锋刊 行了一 份我写的“维他命B12 - 你吃够了 吗? Vitamin B12: Are You Getting It? 的缩印版 。我在那一篇文章里面提出维 他命B12并不是像 大部份全素食者认为的那样 是不重 要的健康考量(不幸的是 现在还有一些人这么认为)。我相信人体 需要维他命 B12这件事情显 示了 人类不是天 然的素食者,我 的这个观点费了一些时间才完整 地公开阐明 。对大部份的人来说,这是显而 易见的;但 对大部份推动全素运动中的人来 说,这是个 异端邪说。这只是一个不幸的事 实,而我们 必须和这事实周旋一番才能成功 。来自 BeyondVeg.com 的汤姆 毕林斯 (Tom Billings) 对“人类不是 天生的素食者”这件事发表了 如下的看法

你事实上并不 需要宣称 自己是天然的全素者 。单单是道德和精神的理由 就可以 给出遵循 全素饮食的理由 (当然是在这个 全素饮 食适合你的情形下) 更何况,如果你的 动机是道德或是 / 以及是精神,那么你 应该希望自己的饮食不 仅是有爱心的,同时也是诚实 的。在此情形 之下,放弃天然素食者的神话 一点都没有问 题;放弃一个错误的说法意味 着减少了一层 负担

三月份,我 们刊行了 第一版的“素食生活”;比 起“为什么吃全素”,这份 刊物的照片 较少,但有较多的健康和环 境的资料。 这让 活动家们可以接触不愿意接 受“为什么 吃全 素”的那些人

 

我们还重新编 辑了“推广素食小册子” 和“为 什么吃全素”

2000年五月

2000年十一月

2001

我们再一次 更新了 “为什么吃全素”的内容 ,并且发放了三十三万 份的“为 什么吃全素” (Why Vegan)和“素食 生活” (Vegetarian Living)。我们 开始了原 本叫做“全素杂谈” (Vegan Spam)的素食 者巅锋的 电子时事通讯;现在 (2006 年六月 ),这份电 子时事通讯 每个礼拜都送到三万三 千个不同的电子信箱中

2002

在好几个团 体经过几个 月的努力在佛罗里达 州把禁止sow gestation crate ( 注: 一种关怀孕 母猪的金属制狭小猪栏 ) 提为全 民公决后,数 百万的佛罗里达州民投 票通过了这个禁止案。现 在在佛罗里达 把牡 猪关在gestation crate 里面是非法的,然 而当地并没有很大的养猪 业与之抗争。报告显示在佛罗 里达州只有二 家养殖场用 gestation crate,后来 一家关闭了另 一家迁移到北卡州去了 。这场胜利刺激了为农场动物 发起类似的全 民公决提案,其中一个目前正 在亚利桑那州 搜集支持者的签名

我完成了第 一版的“做个健 康素食人Staying Healthy on Plant-Based Diets 这篇文章的开头是这 样的

在我多年的调查中 ,很多 人告诉我他们曾经 尝试过吃素或者吃全素,但是 这样吃他们觉 得不健康。我对此很不安:如 果有人会因为 吃素而感到不健康的话,我们 要如何来以推 广素食的方式减少动物的苦难 呢?在研究这 个问题的时候,我发现关于素 食的一些说法 中间有些不尽不实之处,而这 些可能会让人 们有不健康的感觉

很少有长期的科学 研究观察真正的严格素食 者的营养状况。本文包含了对 素食者和严格 素食者研究的总结。研究结果 并未强烈地支 持严格素食大大优于肉食或奶 蛋素食的观点 ,这和一些严格素食者常听到 的宣传不符。 我们该如何解释呢

常见的关于严格 素食的文章往往以对一群特 定的对象做的分析来引伸为 严格素食者的健 康指标,例如奶蛋素食者、 半素食者、很少 吃肉类的一群、吃大量蔬果 的人们等。这样 的研究虽然在严格素食营养 的一些方面可以 提供有用的讯息,但无法取 代对真正的严格 素食者作直接研究的结果 ….

我希望严格素食的 推广者提倡严格素食的方 式可以尽量减少让尝试严格素 食的人有不良 经验的风险。通过这种努力, 我希望以后以严格素食者为对 象作做的长期研究可 以显示严格素食者比肉食者有更好 的健康状 况。推广严格素食的时候说得好 像严格素食无 需顾及营养问题在一开始可能可以 吸引较多 的人;但我们的目的不仅仅是让人 们试试严 格素食,我们希望人们可以成为永 远的严格 素食者

素食者巅锋第 一次在一年内发了超过五十万 份的小册子

我们更新了“ 为什么要吃全素”和“全素食 指南”

2002年十一月

2002年八月

2003

2003 年,秋天时素食者巅 锋开始 了认领大学校园 Adopt a College 的活动 。这是第一次有系统地尝试 接触美国 和加拿大的学生。这计划开 始时进 展地很慢 ,但是现在起飞了。( 下图,九岁的艾伦 格林在卡内基梅 隆大学 发传单)

以下是每个 学期发给学 生的传单数量

学期

学校数量

学校数量

2003

63

22,217

2004

145

59,562

2004

140

83,727

2005

200

124,087

2005

277

175,377

2006(到六月二十日 )

255

191,021

八月份时,麦 特在奥 瑞冈的波特兰 (Portland) 发表了一 场演讲 ,给出了素食者巅峰的运作 哲学。这演讲的内容后来成为 了叫做 “有意 义的生活 A Meaningful Life

素食者巅峰 把“素食生活”(Vegetarian Living) 改编成“素 素看”(Try Vegetarian)

2004

Viva! USA 发起运动敦促自然 食品连锁店拒卖工厂化养 殖的鸭肉;美国最大的自然 食品商店 Whole Foods Market 被选为目标。之 后,该公司在2003年十二月 开始发展他 们的动物爱心标准(Animal Compassionate Standards) 。一次考虑一 种动物,这家公司逐渐发展出 如何可以更好地满足农场动物 在身体上,感 情上,以及行为上之需要的福 利标准

四月份,我 们稍微重 新调整了“为什么要吃 全素”的封面 来强调全素主义和抵制虐待动 物之间的关系, 我们担心 一些行人会 以为我们在说一些他们 不感兴趣的健康话题,因 而转身离去

素食者巅锋 雇用了强 康普专司发传 单的工作 。他拼命地发,在一 开始工作 的四个学期里面就发了十四万五 千 份,而到了 2006 年六月为止他总共发了 十五万二千份

右图,2005 年二月, 彬彬有礼的青年强 康普在坛波大学(Temple University) 发传单

 

2005

爱心战胜杀戮 (Compassion Over Killing) 的四名主要 成员加入了美国人道协会 HSUS 为农场动物的问题 而努力。他们开始了一项 运动让学校的餐厅和杂货店改用自由放 养的 鸡蛋来取代格子笼鸡蛋,而已经在一些 商家 和学校成功地达到了目的

素食者巅锋刊行了“ 即使你 超爱吃肉” (Even If You Like Meat EIYLM)) 的小册子 ,专门为发给 非素食者看的。在发 了好些年传单后,我们了解到学生 们会想出 很多借口来回避严肃地考虑自己正 在支持工 厂化养殖业这件事情。以下是一段 摘录,以 解释这本小册子的由来

一个主要的障碍就 是人们认为抵制虐待动物 必须“不是零就是一”,由于他 们自 觉无法 做到很纯的全素食,他们结果就 什么也 不做 。由此,“即使你超爱吃肉”强调 的要点之 一就是让人们知道不支持虐待并 不需要 是这 样。任何减少吃一点肉的行动都 会对减 少受 苦有帮助

 

我们遇到的另 一个问题是 人们在我们的小册 子上看到“全素”“素食” 的字样就 假设我 们只是 要让他们增进健康,所以他 们就不 愿意拿我们的小册子了。在“即 使你超爱 吃肉”这份小册子上,我们把工 厂化农场 的照片放在封面上,让人们可以 一眼就看 到动物被虐待是一个严重的社会 问题。一 开始我们是有点担心这会降低小 册子的接 受率,但是事实上我们发现接受 率不降反 增。这样的封面也同时避免了另 一个以前 偶然会有的问题,就是有些人拿 了一份封 面明快小册子,以为是什么愉快 的东西, 但他们看到里面的照片后就觉得 被骗了 <

我们把“素食指 南”和“推广素食小册子” 合并成为一份彩色的“抵制残忍的 饮食指南” ( Guide to Cruelty-Free Eating )

麦特和我因 对动物解放的贡 献被选入动物权 利名人榜

霍华 李曼(Howard Lyman) ,麦特,我,还有 艾勒克斯 何率夫 (Alex Hershaft)

素食者巅锋当年总共发 出了八十六万三千六 百零四份传单

2006

我和很多的参与认 领大学的人们注意到当我 们再次造访同一所大学的时 候,那里的学生 们变得较友善也较接受我们 了。这让我很惊 讶,因为我以为学生们会更 厌烦我们。相反 地,那些原来并不同意我们 的人,变得至少 同情我们的立场了。这或许 是我们不发“为 什么要吃全素”而改发“即 使你超爱吃肉” 的效果之一

素食者巅锋自成立 之后发出了超过四百六十 万份小册子。我们最受欢迎的“ 即使你超爱 吃肉”每次都以三十万或是更多 的批量印刷 。到六月三十日,素食者巅锋今 年已经寄出 了五十一万九千六百五十五份小 册子,很有 希望在 2006 年可以发出超过 一百万份

谢谢!

谢谢你还有我们 所有的发传单义工及支持者

这篇文章如 果没有提到我 们最有效率的发传 单义工们,就是不完整的

尤金 顾托延斯基 (Eugene Khutoryansky) ,他 原来住在佛 罗里达州杰克森维市现在住 在德州休斯顿市,总共发 了超过十万份传单 ,其中有两万份以上是在 大学校园里发的

 
  

芝加哥的乔 艾斯比诺萨(Joe Espinosa)在附近的校园里 发了超过五万六千份传单, 还在其它场合发了成千上万的传单

住在洛杉 矶的史图亚特 所罗门 (Stewart Solomon) 05-06学年中在 校园里 发出了超过 五万二千份传单

 
  

苏姗 霍斯(Suzanne Haws) ,原住图桑现 住圣何西市, 在校园里总共发 了超过三万份传单

西亚 图市的戴维 贝莫(Dave Bemel) 和他的组织 为动物行动(Action For Animals AFA),自1999年以 来总共发了超 过二十四万二千五百份传单 。图片中是AFA成员约翰 费尔德曼(John Feldmann) 和亚当ܩ 拉苏尔 (Adam Russell) 在卧普音乐会之 外为“为何全素”签名

 
  

在明尼 苏达州的为 动物的爱心行动 (Compassionate Action for Animals) 在中西部发出 了超过十五万份的素食 者巅锋 的小册子

而所有这些都有赖于 我们的捐助人的慷慨资 助。我们有幸得到几个长年资助 者的支持, 虽然我们的活动无法得到媒体的 注意也不惊 耸动人。只有依靠着这样的长期 承诺,我们 才可能为动物达成显著有效的进 步

现在和未来

这真是一个漫长又奇 特的旅程

那么我从中学到了 些什么呢?以下是其中几条

  • 素食的宣传是一个数 字游戏。如果你愿意不 时在人群中发传单,你不必要把 太多注意力 放在你的朋友,家人,和同事身 上。每学期 花一个小时去大学发传单比花费 很多年来劝 服你认识的人有成效多了
  • 顺着类似的思路来看另一 个问题。很多人会 说:你永远没法把所有的人都变成素 食者。 人们在说这话的时候,他们一定假设 每个人 都长生不老。我们当然没有办法在几 年以内 让所有现在活着的人都变成素食者。 这就好 像有人在1860年代说:你没有办法让 所有人都不再种族歧 视一样。他们说的一点都没错, 即使到了今 天也还是有少数的种族歧视者。 但是随着一 代人一代人的接替,越来越少的 人继续坚持 他们父辈的种族歧视观点。同样 地,新一代 的人会更加接受动物解放的哲学 ,而在积累 了足够时间以后,就会看到显著 的变化。能 够帮助一只动物免于苦难都是值 得我们去努 力的
  • 试着做一个榜样, 让人们看 到你对于全素的 理解是合情合理的。对我来说, 这包括 在非 素食者面前吃一些看上去是全素的 食物 。就 算那食物中含有 1% 的动物成份,对我来 说那 就足够素了。我希 望其他人会想说他们也可以抵制虐 待动物, 而仍然可以在很多场合享用美味。 更何况我 知道这一点点的动物成份,相对于 让其他人 至少在某些情形里会尝试吃素的可 能性来说 ,造成的动物痛苦实在是微乎其微
  • 在试图说服别人 变成素食者的时候,保持友 善的态度。赢得一场争论并没有什 么好处。 如果你认同他们的经验或感受,可 以很有效 地化解他们的怒气。真诚地告诉他 们你 自己 为什么坚持做一个素食者。除非你 自己 是为 了健康原因而吃素的,不要试图利 用其 他人 的自私心理,用健康理由来劝人吃 素。 尤其 如果你是为了减少动物的苦难而吃 素的 话, 就老实地告诉别人。只有更多人听 到了 这种 理由,它才会逐渐被接受

我们正在向前迈进,速度 很慢但是确确实实 地是在前进!全素者人数越来越多 ,市场上 的全素产品越来越多,对于这个话 题的了解 和讨论也在显著地增加。素食者颠 峰的认领校园活动 已经 在过去短 短三年中教育了超过五十 万的 学生。虽然这份工作的社会及公共政策 效果 尚未表现出来,我们估计认领校园活动已经让超过两千 八 百万的哺乳 动物和鸟类免于痛苦的一生。这个数字 和正 在经历苦难的动物数量比起来仍然只是 九牛 一毛,但我们所做宣传的效果在今后的 年月 里将会指数增长

 

我会做的唯一一 件事情
就是坚持不懈
包柏 戴伦 Bob Dylan, Tangled Up in Bl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