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gan Outreach Booklets Save Animals—Your Donation Will Put Booklets into More People’s Hands
 VO Instagram VO Twitter VO Facebook
Vegan Outreach: Working to End Cruelty to Animals
Request a FREE Starter Guide with Recipes
Sign up for VO’s FREE Weekly Enewsletter

Vegan Outreach is a 501(c)(3)
nonprofit organization dedicated to
reducing the suffering of farmed animals
by promoting informed, ethical eating.

Donations to VO are fully tax-deductible.
VO’s tax identification no. is 86-0736818.

Vegan Outreach
POB 1916, Davis, CA 95617-1916

Share

FAQ (Traditional Chinese Translation)

如果以下的文字沒有回答你的問題﹐或者你對常見的問題有很好的答案﹐ 請與我們聯繫。 有關於素食者顛峰的問題﹐請參見 關於我們

關於動物

為什麼我們要關心動物﹖

大部份的人都同意不必要的受苦不是件好事。動物們﹐特別是脊椎動物﹐牠們對身體痛苦和情緒壓力的感知和人類沒 有什麼不同。也因為這樣﹐我們應該嚴肅的看待動物受苦這件事。由於我們沒有什麼非要消耗動物製品的理由﹐轉換為全素的飲食是減少動物的痛苦最有效的方法之 一。

<超越強權即是公 理 Beyond Might Makes Right> 一文和彼得˙辛格的<動物解放Animal Liberation> 一書中都有更多的資料。

為什麼我們要為動物犧牲自己的便利﹐慾望和錢﹖

人類自認為是道德動物﹐不會單為滿足自己享樂的衝動而為所欲為。我們也不想要生活在一個每個人都可以為所欲為 來滿足自己的世界裡﹐因為在這樣的世界中強者只要願意就可以做任何讓弱者痛苦的事。依據相同的理由﹐如果我們讓動物們受苦來滿足自己對動物產品的慾望﹐我 們無法為此而開脫責任。

幸運的是﹐全素食並沒有什麼就是會更貴或沒法讓我們吃的開心的理由。豆類和大米比牛肉豬肉都便宜﹐做一個素漢 堡(例如超市中很容易買到的Boca Burger) 比買個麥當勞的大麥克漢堡便宜﹐ 大部份的人覺得全素的食物和非素食一樣好吃。就算對有些人不是這樣﹐大部份的全素食者由於不願造成不必要的苦難﹐他們都不願以動物製品或動物本身為食﹐不 論是不是方便﹑好吃﹑或便宜。能在生活中做到倫理上的言行一致比這些都更為重要。

動物們反正是要死的。如果我們不吃牠們﹐牠們會不會變的數量 太多了﹖

我們殺死和吃掉牠們並不是只是恰好替代了牠們自生自滅的命運。在美國我們每年培育了超過九十億的農場動物﹐其 目的完全就是為了滿足消費者對動物產品的需求。如果我們停止購買動物產品﹐業者就沒有任何的動機繼續培育更多的動物。

當這世界上還有人在受苦時﹐為什麼我要考慮非人 的動物的痛苦﹖

每個人可以提供的時間﹐精力和錢都是有限的。人受苦的原因和解決之道都很繁複﹐常常是遙不可及而且不易解決﹐ 尤其當你一個人單槍匹馬的時候。然而造成動物受苦的原因和解決之道相對來說卻簡單地多﹐並且是我們每個人的能力所及的。棄葷就素可以對減少世界上的苦難產 生深遠的效果。

彼得˙辛格在《動物解放》一書中提到﹕

喚醒大眾對動物的關懷本來就十分困難﹐而“人類優先”這個觀念大概是其中最不易克服的因素﹐“人類優先” 認為當作一個嚴肅的道德和政治議題來談的話﹐任何有關動物的問題﹐都不可能與關於人類的問題相提並論。這個假定有幾點值得討論之處。第一﹐這個想法本身就 帶有物種歧視的色彩。在沒對這個題目徹底研究過之前,
我們怎麼可能知道動物的問題不比人類苦難的問題來得嚴重﹖一個人敢於如此確定,
唯一的原因在於他已經假定了動物其實無關緊要﹐假定了無論動物承受多麼大的痛苦﹐牠們的痛苦都沒有人的痛苦重要。可是痛苦就是痛苦﹐不能說只是因為受到痛 苦的生物和我們不同物種﹐防止不必要的痛苦折磨的重要性就因而降低。試想﹐如果有人說“白人優先”﹐主張非洲的貧窮問題因此沒有歐洲的貧窮問題來得重要﹐ 我們會怎麼看這個人﹖

這世界上是有很多問題值得我們花時間和精力﹐飢餓和貧窮等都是重要的議題 ... 但是誰能說哪一項更重要﹖然而當我們擯棄了物種歧視的偏見之後﹐我們就會了解人類將非人類當成財產的問題和其它那些問題同樣重要。我們對非人類動物可以造 成極度的的苦痛﹐而受苦的動物數量又是如此巨大﹐這問題至少應該得到相同程度的重視﹐尤其是當牠們所受的苦毫無必要﹐而且只要我們願意又很容易終止這些苦 難的時候。大部份講道理的人都想避免戰爭﹐種族歧視﹐貧困﹐失業這些問題﹔但是我們在這上面已經花了好些年的時間﹐現在不得不承認﹐大部份的情形之下我們 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解決這些問題。與此相比﹐只要我們想做﹐減少非人動物的苦難這件事相對來說十分容易。

話說回來﹐“人類優先”的觀念﹐往往並不是在無法兼顧的難局裡所做的抉擇﹐而只是個借口﹐一個可以讓我們 對人類的痛苦和動物的痛苦都袖手旁觀無所作為的借口。事實上﹐這根本說不上無法兩全兼顧。每個人的時間和精力都有限是沒錯﹐積極致力於一個議題﹐一定會減 少可以投注於另一個議題的時間﹔可是花時間和精力解決人的問題﹐並不至於使你無瑕抵制農牧企業的血腥產品。吃素食所用的時間不會比吃肉食多。實際 上......自詡關懷人類福祉與環境保護的人﹐單單為了這些理想﹐也即應該改行吃素。他們如果這樣做﹐將有助於節餘穀物供其他地方的人食用﹑降低污染﹑ 節省用水和能源耗費﹑減少森林的砍伐﹔此外﹐由於素食比肉食便宜﹐這樣做還可以省下金錢﹐投入飢荒賑濟﹑人口控制﹑或任何他們所迫切關心的社會政治理 想.....[當我]聽到非素食者表示“人類優先”﹐我不禁要納悶地追問﹕你究竟是在為人類做什麼了不起的服務奉獻﹐竟然因此不得不繼續支持農場動物身受 的浮濫無情剝削﹖"

諾貝爾獎得主羅曼˙羅蘭(Romain Rolland) 在《約翰˙克利斯朵夫Jean Christophe》中寫到﹕對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來說﹐動物的受苦比人類的受苦更無法忍受。對人類來說至少大家承認受苦是邪惡的事﹐造成人類受苦是一 種犯罪行為。然而數以千計的動物每天無謂地被屠宰卻得不到一絲的同情。任何對此表示同情的人都會被嘲笑。然而這種行為是一種不可饒恕的罪行。所有人類的苦 難都是這個罪的報應。這罪行要向全人類報復。如果世上有神而祂對這種行為坐視不顧的話﹐這罪行也會向 神報復。

那麼自由放養的雞呢﹖

越來越多的人以自由放養的動物食品來取代工廠化飼養的產品。對於家禽和雞蛋來說﹐只要有美國農業部認證其飼養 的家禽有戶外活動空間就可以被貼上“自由放養”的標籤。除此之外﹐對於環境的質量﹑戶外空間的大小﹑群體的數量多少﹑或者每一隻禽類可以擁有的空間都沒有 任何要求。一般來說﹐自由放養的雞在孵化場就被去喙﹐牠們每隻佔有一到二平方英尺的空間﹐而且如果牠們可以去戶外活動﹐往往要和其它雞爭搶一個狹小的出口 ﹐到一個窄小而且滿地糞便的泥土院子裡。雖然雞可以活上十二年﹐自由放養的雞和格子籠飼養的雞一樣在一到兩歲就被送去屠宰。公的產蛋雞﹐不管是自由放養還 是工廠化飼養﹐都是一出生就被丟棄。雖然自由放養比之工廠化養殖﹐動物們的生活條件有大幅度的改善﹐它絕對不能被等同於沒有殘酷的養殖法。

1998年三月十一日﹐美聯社報導﹕

自由放養的雞在很多消費者心目中的形像是心滿意足徜徉在農場的草地上的雞。而實際上根據政府的規定﹐養雞 業者只要隨便給雞任何形式的戶外空間﹐不管雞兒是否真的會出來走幾步還是與其它幾十萬隻雞一起留在室內﹐業主都可以把牠們稱為自由放養的家禽。

由於自由放養的動物仍然被當作最終會被屠宰的貨物﹐牠們一樣受到粗暴的操作﹑運輸﹑以及屠宰。自由放養的 動物和其它那些被養來擠奶或下蛋的動物一樣﹐在牠們還很年輕的時候就被屠宰了。

更多資訊請參考 以下網站 以及 Compassion Over Killing 的網站。

那麼蜂蜜呢﹖還有那些被殺蟲劑以及收穫農產品時殺死的昆蟲要 怎麼算呢﹖

什麼是全素食者﹖一般的定義是指“不用動物產品的人”﹐而不用這些產品的理由之一就是避免造成疼痛和受苦。然 而哪個有機體被認為是動物﹐以及哪個有機體對疼痛與痛苦有感知的能力並不是劃分的很清楚。

動物的行為大概是大部份的人據以判斷動物是否對痛苦有感知能力的基準。大部份的人同意貓咪﹐狗狗以及其它的哺 乳類都能感覺痛。事實上﹐有些人說“動物”時實際上指的是“哺乳動物”。甚至在韋伯字典(Merriam-Webster Dictionary)中將“哺 乳類”列為“動物”的同義字。

要每個人都同意鳥類﹐爬蟲類﹐魚類和非脊椎動物也會感覺痛就沒有那麼容易了。然而﹐另一方面﹐很多人認真的宣 稱植物也會有疼痛的感覺。所以依照人們一般所相信的動物定義並不會對解決這個問題有什麼幫助。

另一個辦法是用科學上的定義來區分“動物”。即是是這樣﹐仍然存在有許多問題﹕

好好為動物這個字下定義並不像它看起來那麼容易。幾乎每一個將一種動物和其它的生物形體區分開來的定義都 存在例外。

<生物學 Biology>﹐第三版﹐Campbell 1993年出版。

如果全素食者要依循一種技術或是科學的“動物”的定義﹐那麼海綿 (Porifera) 就會被算成動物。雖然被認定為動物﹐海綿沒有真的細胞組織﹐也沒有神經系統。和植物相比﹐他們並不會對疼痛或痛苦有更多的感覺。所以將海綿當成全素食者定 義的動物有什麼意義呢﹖

與其試著給動物下定義﹐不如就簡單的盡我們所能區分出對疼痛有感知的有機體﹐而不用會對牠們造成痛苦的產品。

了解人類的大腦的某些部份如何運作﹐再將人類的大腦和其它相近物種 (和我們由共同的祖先演化而來的) 來比較是有可能的。這樣做比較的話﹐所有的脊椎動物 (魚﹐兩棲類﹐爬蟲類﹐哺乳類和鳥類) 都明顯地具有對疼痛感知的要件。脊椎動物也是大部份全素食者 不願消耗的動物。

非脊椎動物 (例如昆蟲﹐軟體動物﹐甲殼類動物等) 則不同﹐因為牠們在最古老的脊椎動物 - 魚 - 的演化之前救走入了另一條和我們不同的演化之路。事實上﹐比之於頭足類動物(烏賊﹑魷魚﹑和章魚)我們和海星 (無腦的非脊椎動物) 更相近﹐而頭足類動物的大腦是非脊椎動物中最大的。牠們的神經系統在進化的過程中走了一條不同的路﹐我們非常難以了解到底牠們會感覺到什麼又不會感覺到什 麼。

雙殼貝 (軟體動物的一種﹐包含有牡蠣﹐蛤﹐貽貝和海扇貝) 比海綿複雜的多。牠們沒有大腦﹐只有非常基本的神經節 (即一大束神經)﹐牠們的神經系統是不是發展到可以感覺到疼痛是很有疑問的。因為牠們有神經組織﹐有一定的理由避免去傷害牠們。

昆蟲(包含蜜蜂)具有大腦﹐但是牠們的大腦沒有高度發展﹐也可能沒有大到能夠執行
疼 痛的感覺功能 consciousness of pain

至於蜂蜜到底是不是全素的呢﹖我們能提供的最好的答案是“不知道”。如果我們對傷害昆蟲有任何疑慮﹐由於收穫 和運輸植物也會造成一些昆蟲的死亡﹐比之生產植物或替代糖的甜味劑﹐蜂蜜的製成是否會對昆蟲造成更多的痛並沒有很明確的答案。

全素食者在公開場合該如果對待這個問題呢﹖我們認為太過強調這個問題會讓大眾因為覺得我們重視“昆蟲的權利” 而把吃全素的人邊緣化 [譯注﹕指離開社會主流]。在今天大部份的人甚至都還不願面對肉食造成的疼痛及痛苦時﹐把肉和蜂蜜放在同等地位考量會讓一般人覺得 我們全素食的人有悖常理。

把蜂蜜說成是一個嚴重的倫理問題會引出一大堆其它的問題﹐這些會讓人們覺得全素食主義是一種無聊而且荒唐的概 念。不能吃蜂蜜﹖不能打死蟑螂﹖不能打蚊子﹖開車撞死一隻飛蟲和吃小牛肉是一樣的﹖

在今天這個局面﹐我們應該把重點放在顯而易見且無可否認的問題上。即使我們覺得避免傷害昆蟲是件值得去做的事 ﹐我們在昆蟲這個問題上可能還是對他人寬大一點的好。

這又讓我們回到了什麼是全素食的原始問題﹐也許相對於將全素食者定義為“不使用動物製品的人”﹐定義為“合理 地避免會造成非人類動物之痛苦的人”更好。

這可能會讓一些人失望﹐因為他們覺得如果缺乏一個嚴格的標準﹐人們就會為其所有的行為找借口﹐而全素食就將會變地沒有意義。但是在現在的情況下﹐絕對的教 條不但會讓人們轉身離去﹐更讓他們根本不願去考慮放棄很多的動物製品。如果我們讓人們宣稱他們自己是“全素食者”而自己決定什麼是合理的﹐那麼我們就可以 用道理而不是教條來說服他們。叫人們做他們覺得是合理的事情又怎麼會嚇跑人們呢﹖我們覺得無論從近期和長期來說﹐這樣子都對動物比較好。

你 覺得養動物作為寵物有錯嗎﹖

至於在減少痛苦方面﹐和另一種動物住在一起並沒有什麼本質上的不對。但這會因具體狀況而異。如果你從動物收容 所領養了一隻動物﹐你就是給了一個動物一個快樂的家和美好的生活 (如果你會好好地待牠的話)。但如果牠是從寵物店買來的﹐你就是在支持和擴展培育動物作 為寵物的產業﹐這非常可能會增加世界的整體痛苦程度。

素食者先鋒對狗和貓﹐特別是貓是不是該成為全素動物並沒有意見。讓他們的寵物吃過全素食飲食的人們提供給我們 一些資料顯示﹐如果計劃周詳﹐很多的 (並且非常可能是大多數的) 狗及貓都可以吃全素﹐但是有些貓會有問題。

動物實驗又怎麼樣呢 ﹖

二個素食者巔鋒的哲學觀的文章對整個問題有些討論﹐ <超越“強權就是 公理” >Beyond 以及 < 倫理>Theory。不論你在這個題目上持什麼看法﹐或在任何其它題目上有什麼看法﹐你都可以以停止吃肉來減少這世界上的痛苦。

 

健康和營養

全素飲食健康嗎﹖

就和任何的飲食一樣﹐全素飲食也要有計劃。如果有周詳的計劃﹐全素的飲食可以比美國的傳統飲食更健康。在美國 飲食協會 (the American Dietetic Association) 1996年的立場文件 (position paper) 中提及全素食和素食飲食對減低下列疾病的風險有極大的幫助﹕心臟病﹐大腸癌﹐肺癌﹐骨質疏鬆症﹐糖尿病﹐腎臟病﹐高血壓﹐肥胖症以及其它一些退化性病況。

牛奶含有對小牛來說完美的脂肪和蛋白質﹐但這些脂肪和蛋白質對人類來說遠遠太多了。雞蛋含有比起其它任何食物 都多的膽固醇﹐因此它們是造成心血管疾病的最大原兇。

全素食的食物﹐比如全穀物﹐蔬菜﹐水果和豆類的脂肪含量都很低﹐沒有任何的膽固醇﹐有很多的纖維和營養。全素 食者可以在豆類食品(如豆子﹐豆腐﹐花生)和穀物(例如米﹐玉米﹐全穀麵包和意大利麵)中得到所有必須的蛋白質﹔可以由花椰菜﹐羽衣甘藍(kale)﹐甘 藍 (collard greens)﹐豆腐﹐加鈣果汁和豆漿中得到鈣﹔可以由鷹嘴豆﹐菠菜﹐花斑豆(pinto beans)﹐和大豆製品中得到鐵﹔可以由加維他命B12的食品或補充劑中得到B12。經過充份計劃﹐全素飲食可以提供我們小時候在學校中學的那些“只能 從動物製品中獲得的”所有營養。

我們的健 康篇 health section﹐ 特別是 “作 個健康嚴格素食人 Staying Healthy on Plant-Based Diets” 中有更多的資料。

 

倫理和宗教

吃肉為什麼不對﹖

這不是一個對或錯的問題。如果我們希望有少一些的動物經歷痛苦和死亡﹐那麼我們可以通過不吃動物製品而停止支 持這樣的做法。

宗 教是否在全素這個圈子中起了一定的作用﹖

一些全素食者發現他們的宗教觀點和他們的倫理要求一致。而對於其它的全素食者﹐宗教和他們的倫理要求並沒有任 何的關聯。

Biospirituality 網站和 基督教素食者聯盟 Christian Vegetarian Association的網站上可以找到更多的資料。

聖經上不是說我 們該吃肉嗎﹖

聖經上沒有一個地方說我們必須要以動物為食。聖經上沒有明確地說不能做的事情並不就是可以讓做這事合理化。例 如﹕

若你身旁的兄弟窮了,賣身給你,你不可迫他勞作如同奴隸一樣......你需要的奴婢,應來自四周的民 族,由他們中可購買奴婢。此外,可從同你們住在一起的外方人中,或從他們在你們境內所生的後代子孫中,購買奴婢。這些奴婢可成為你們的產業。可將他們留給 你們的後代子孫,當作永久的產業,使他們勞作。

利未記Leviticus 25: 39–46

對聖經存在很多不同的解釋。其中包括一種觀點既神期望人類的處境如在伊甸園時一樣﹐而在此期間﹐亞當和夏娃並 未吃任何動物製品。

很多虔誠的的基督徒和猶太人都吃素﹐而且大部份的神學家都同意一個慈愛的神是不會反對人們以同情心對待動物 的。

關於各宗教的觀點﹐參看 基督教素食者聯盟The Christian Vegetarian Association宗教與素食主義 Religion and Vegetarianism

你對墮胎有什麼看法﹖

不管我們對墮胎的看法是怎樣﹐每個人都可以少買些肉﹑蛋﹑奶製品來減少痛苦。

植物也有感覺。

常常有人以植物也有感覺來為殺害動物辯解。他們通常卻沒有用同樣的邏輯推理出由於植物也有感覺﹐那麼殺人也就 沒有關係了。

植物要有疼痛的感覺﹐它們必須要有一些特定的組織﹐這種組織在受到刺激時會激活植物中某個有意識並能把這種刺 激解讀為疼痛的結構。植物中並沒有任何與疼痛感受細胞﹑神經元﹑還有脊椎動物大腦中的闡釋疼痛的部份相類似的結構。動物由於可以自主地移動﹐會由牠們感知 疼痛的能力而獲利﹐但是植物就沒有生物學上或演化上的需要去感知疼痛。而且即使所有的證據都錯了﹐植物真的會感覺疼痛﹐吃全素還是比較好。因為要用更多的 植物去喂養動物﹐所以非全素的飲食會殺死更多的植物。

 

成為全素食者

成為全素食者很難嗎﹖

吃全素是可能很難﹐尤其是當你把 標準定得太高 too high a standard的時候。重要的是配合自己的腳步做你自己可以接受的改變。雖然完全地不消耗任何的動物製品是很完美的目標﹐每減少 一點動物製品的消耗都是在往正確的方向邁了一步。全素的生活方式是一個持續進步的過程。每個人都應該按自己的步伐去走﹐並牢記所有朝著全素生活的努力都是 正面的。最重要的在於把注意力的焦點放在不使用被培育和被屠宰的動物的產品。對於動物製品的副產品來說﹐只要對其主產品(肉和奶製品)還有消費需求它們永 遠都會存在。當面對含有小量的動物副產品的物品時﹐全素食者必須要自己決定在哪兒劃定界線。一些全素食者會根據狀況來決定他(她)堅持的程度。例如﹐作為 一個消費者﹐我們要確定我們買的麵包不含乳清 做的﹐但是當被請去做客時﹐你也許就可以吃成份不明的麵包。由於緩和了全素難為的態度﹐這樣的因時制宜事實上反而會加速全素主義的推行速度。

吃全素很貴嗎﹖

全素飲食沒有什麼本質上比較貴的東西。如果想要用素食來仿造以前吃葷時吃的任何東西﹐那麼吃全素確實可能會很 貴。素漢堡﹑麵筋製品﹐無奶冰淇淋等物價格可以不菲﹐但是意大利麵﹑豆子﹑馬鈴薯﹑麵包﹑水果和蔬菜一般來說都比同等營養價值的動物製品便宜。

我想吃全素﹐但是我怎樣才能忘記牛奶﹐乳酪﹐和冰淇淋的美味﹖

市面上有很多的牛奶代用品﹐可以由 Silk 及Better Than Milk [譯注﹕兩種常見的豆漿品牌] 開始嘗試。這兩樣都很美味也都有牛奶的味道。Soy Delicious和Tofutti則是好的冰淇淋代品 [譯注﹕在美國的健康食品商店裡常見的豆漿制冰淇淋﹐吃起來酷似冰淇淋]。在家附近的冰淇淋店通常都有一般全素可食的冰凍果子露 (sorbet) (水果做的冰凍果子露是全素的﹐而巧克力冰凍果子露則不是)。果汁牛奶凍露則非全素可食。市面上也有一些乳酪代品﹐但是口味大都差強人意。除了 Soymage 做的切達乾酪塊很好吃以外﹐Tofutti 的乳酪片也很像真的乳酪﹐而且可以融化了來配三明治。Tofutti 出品的全素可食的乳脂酪(cream cheese) 配培果(bagel﹐一種硬麵包圈)超棒。現在市面上甚至有一些全素的優酪乳了﹐用大豆做的優酪乳味道甚佳。多試試附近超市或健康食品店可買到的東西就知 道什麼好吃了。

全素主義並不是為了個人的純淨而是為了減少動物的苦痛和對環境的破壞﹐並讓我們更健康。我知道有些人因為無法 放棄吃乳酪就乾脆什麼改變也不願意做了。在我看來﹐就算他們沒法完全不吃乳酪﹐如果他們開始用米漿(rice milk )來取代一般的牛奶﹐這也是往正 確的方向邁進了一步。

標著百分之九十九全素的食品可以吃嗎﹖

一些食品標明是全素可食﹐但同時也標上百分之九十九不含奶製品。通常這是因為製做這些食品的機器同時也被用來 做奶製品﹐所以可能會有奶製品殘留在裡面。因為有些人對牛奶嚴重過敏﹐所以生產的公司不能宣稱其產品是完全的沒有奶製品。他們也可以在做全素食品之前先用 蒸汽清洗機器。但是這對增進全素主義來說並沒有任何的幫助﹐因為這不會減少被壓榨的動物數量。這樣做反而有可能會提高全素食品的售價而減低了全素食品對一 般大眾的吸引力。

慈 悲的生活On Living With Compassion 重新考查全素食主義和動物保護行動Activism and Veganism Reconsidered: Personal Thoughts at the New Millennium上有更多的資 料。 

哪些是食物 中隱藏的動物成份﹖

一般來說﹐我們建議全素食者將注意力放在最明顯的動物成份上﹐而不要太過鑽研每個可能來自動物的成份。我們看 過一些全素食者太過注意細節﹐而失去了全 素主義的真義 true meaning of veganism。他們中很多人過了一陣子就受不了了﹐反而無法持久堅持吃全素。 

重 新考查全素食主義和動物保護行動Activism and Veganism Reconsidered: Personal Thoughts at the New Millennium中有更多的討 論 。 

精練的糖是全素的嗎﹖

這和你怎麼定義全素有關。精練的糖不含任何動物製品﹐因此根據食品成份來定義全素的話﹐精練的糖就是全素的。 但是一些精練的糖在製成時用到動物骨碳﹐這骨碳是用來去除糖裡的異色﹐雜質和礦物質的。糖中不含骨粉﹐骨粉是用作製成的淨化機製之用。因此根據製成方法的 定義﹐精練的糖不被認為是全素的。寧可不用精練糖的人可以選用一些如粗糖﹐turbinado 糖 [譯注﹕一種經過初步提煉的蔗糖]﹐甜菜糖﹐succanat 糖 [譯注﹕一種未經提煉的蔗糖]﹐棗糖 (date sugar), 果糖﹐大麥芽﹐大 米糖漿﹐玉米糖漿﹐糖蜜﹐和楓糖等替代品。

然而﹐如果我們接受根據製成方式來定義的全素﹐還有很多類似的產品也沒法被看成是全素的。例如﹐鋼和硫化橡膠 都有用到動物脂肪。在很多的地方﹐地下水和地表水也是用動物骨碳來淨化。這樣說來﹐一包不含動物成份的意大利麵由於要用裝有橡膠輪胎的鋼製卡車自產地運到 零售店﹐而你在家煮麵的時候又要用到沸水﹐那麼這意大利麵還是全素的嗎﹖如果根據製成方式的定義﹐這意大利麵就可能不是全素可食的。但是如果都遵循這樣的 定義﹐在這個國家中要找到純粹的“全素”食品會十分困難。

關於全素的定義我們還想到另一個重點。或許﹐那個意大利麵的製造商也用相同的機器做含蛋的意大利麵﹐蛋會殘留 在“全素”意大利麵中那麼那意大利麵還是全素的嗎﹖

再強調一次﹐我們建議吃全素的人將注意力放在最明顯的動物成份﹐和全 素主義的真正意義 true meaning of veganism上。根據我們的經驗﹐專注於製成方法或食品成份的殘留會讓全素飲食變得非常困難而讓人們難以接受。

談談有機食品。

雖然根據和買全素食品相同的理由(動物福利﹐環境品質﹐及健康因素)人們可能較傾向購買“有機”食品﹐但某種 食品是不是全素食品與它是不是有機的沒有任何關係。

那麼蜂蜜和絲綢又如何呢﹖

這又和全素的定義有關。昆蟲也是動物﹐所以如蜂蜜和絲綢等昆蟲的產品常常不被認為是全素的。很多的全素食者﹐ 由於不認為昆蟲具有疼痛的感知能力並不反對使用昆蟲產品。更進一步﹐就算昆蟲也會感覺痛﹐由於收穫和運輸穀物 也造成昆蟲的死亡﹐蜂蜜的製成過程比之種植收穫植物或其它的甜味劑是否造成更多昆蟲的痛這問題的答案也不是很明確。這問題仍舊是一個科學辨證和個人選擇的 問題。當為吃全素的人準備餐點或做全素的食物標示時﹐特別是不認識的全素食者﹐還是不要用蜂蜜較好較安全。至於作全素宣傳時﹐最好避免定義全素這樣的題 目。

“關於昆蟲What about insects?”一文中有更多的討論。

 

素食的宣傳

我該如何開始 宣傳素食﹖

我們有很多事可以做﹐參見我們的素食宣傳小點子Tips for Vegan Advocacy

為什麼專注於全素推廣﹖

在美國百分之九十九的被殺死的動物成為我們的食物。在這個國家中每年有超過九十億的動物在工廠化農場中被飼養 屠宰而賣做食物。當然畜牧業並不是唯一的虐待動物的形式﹐但是它卻是最大的﹐遠遠超過其它形式的動物虐待行為。百分之五的美國人不吃動物所能避免的動物受 的痛苦﹐遠遠多於在美國禁止所有其它形式的動物虐待行為的效果。紐澤西州Rutgers大學動物法律工作室的蓋瑞˙佛朗希 (Gary L. Francione﹐著名動物權利法教授) 提到﹐如果在一年中你能讓十個人吃素﹐你就比大部份的動物權利組織做的都多了。推廣素食還有諸如減少人們的病痛和環境問題的其它好處。

敘 述人類屠殺動物數量的圖表中有更多資料。 

進行直 接的經濟破壞活動有哪些好處和壞處﹖

我們的看法在重 新考查全素食主義和動物保護行動 Activism and Veganism Reconsidered: Personal Thoughts at the New Millennium 中可以找到。 

我怎樣可以在素 食者先鋒或其它動物組織中找到一份工作呢﹖

現在素食者先鋒並沒有徵人﹐包含 PETA, PCRM, 和 HSUS在 內的要徵人的動物權利相關的工作機會可以在網路上找到。

在你決定要替動物權利組織工作之前﹐問問自己“如果這世界上完全沒有動物在受苦了﹐我想要做什麼呢﹖”如果你 有一種感興趣的職業﹐是我的話我會盡力追求那樣的職業生涯﹐而在剩餘時間為動物權利而工作。如果你除了全職的動物權利工作就找不到如何其它感興趣的事﹐那 麼你當然應該努力在動物權利圈子中找份工作。

很多人和我們接觸是因為他們在他們的業務工作中做煩了﹐就想要全職幫助動物並期望能通過他們的事業而創造一些 改變。動物們需要我們在這個國家的任一個地方從事地區性的公眾宣傳 (public outreach)。這樣的努力是在人們的工作之餘做的而且是無酬的。就算你可能不喜歡你的工作﹐那樣的日子比替一個動物組織工作可能更充實。你可以從事 你想要作的任何形式的動物保護行動而不會有任何人來指示你該做些什麼和該怎麼做。你也可以拿出部份閒錢來捐給動物組織。

在一個全國性的動物保護組織中工作﹐你往往會被派去做一些雜事﹐你可能會和做目前的工作一樣沮喪﹐更何況你大 概賺更少的錢。例外的情形包括那些可以和他們的組織特別合得來的人﹐還有那些有特殊的有價值的技能的人。往往﹐人們通過多年在業餘時間進行動物保護活動而 發展了這些才能。所以我建議你自己去發掘你所喜歡的動物保護活動﹐以及如何利用自己的特長來幫助動物們。在你找到了適合於你的動物保護活動之後﹐如果你覺 得某個動物組織可以幫助你運用自己的才能的話﹐你應該研究為他們工作的可能性。多和該組織現在的工作人員聊聊﹐這樣你可以從不同的角度了解為此組織工作到 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也接到很多全素食者的來信問及他們是否該因為他們的工作在某些方面使用動物製品而離職。這是個因人而異的 複雜問題﹐但是請你試問自己﹕“如果我離職了﹐是不是會有新人來取代我呢﹖比起哪個新人﹐我是不是會造成更多的破壞﹖”有些時候在那個職位上我們會比我們 的可能接班者做的更好﹐因為我們可以向同事們解釋動物的問題﹐影響公司的慈善捐款計劃﹐甚至往正面的方向改變公司的政策。不要無條件地把非全素的職業排除 在外﹐因為你可能可以為動物做更多的事。

我怎 樣在我們學校/地區組織一個新社團呢﹖

我能提供的關於組織一個新社團最好的建議是給出我個人的經歷。當我接管依利諾大學的學生動物權利社團 (該組織是個成立已久的社團)﹐我做了些基本的廣告工作。如在校園中貼海報﹐在同學集會中擺個桌子讓有興趣的人留下名字﹐然後打電話聯絡留了名字的人等。 我為第一場擠地滿滿的會議準備了演講內容﹐然而到了開第三次會時﹐沒有一個新人到場參加。

最終﹐我們是通過辦活動而在校園中發展了社團。我們在社團的攤位上﹐在發傳單的過程中﹐在抗議活動中﹐以及英 格麗˙紐可 (Ingrid Newkirk﹔人道對待動物組織PETA的創辦者之一) 的演講會場上在結識了新的朋友。由此經驗﹐我覺得不必過份在意對 社團的組織﹐而是去實際作些事情﹔特別是發傳單和擺攤子這樣的事情。

成立一個為人認知的社團有其好處。在大學的層次﹐社團有助於爭取經費(這讓你可以請人來演講﹐可以印行“為什 麼要吃全素”的小冊子)﹐而更進一步﹐取得免稅慈善團體的身份在某種程度也會十分有用。然而有些社團花了太多時間在官僚制度﹐尋找經費和爭取會員這樣的事 情上。

素食者先鋒的成長經歷大概就是如此。一開始﹐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在找錢印行“為什麼要吃全素”的小冊子(當時我 們自己校堪﹐折疊和裝訂這本小冊子)﹐而杰克則在全國各地旅行去散發這本小冊子。在他的旅途中﹐他遇到了很多對我們的活動有興趣的人。這些人中間很多成為 我們的活動成員和資助者﹐他們使得素食者先鋒有可能每年分發數十萬計的“為什麼要吃全素”的小冊子。

所以我的簡單答案就是﹐最好的成立社團方式是做些實際的事情 - 發傳單﹐擺攤子﹐在很多地方展示“為什麼吃全素Why Vegan?”這本小冊子(我們的小冊子架上有一個可以填上聯絡人名字的地方)。以後的其它事情都可以從此而發展出來。